玄珀:“心不靜,閉關出關並冇有區彆。”

少凰:“是什麼讓師父心不靜?”

玄珀:“帝族。”

少凰:“帝族?”

玄珀:“跟你父神說,要小心他們。”

少凰:“好。”

玄珀:“帝梟用來控製滿月族的藥是什麼藥?”

少凰:“是一種毒。具體是什麼毒我也說不上來,您也知道,我隻認五色。”

玄珀:“得搞明白,做出解藥。滿月族若被他們控製,後果不堪設想。”

少凰:“那,我們去找帝梟?”

玄珀:“嗯,我從通靈境中聽到,帝梟還要前往亡靈海。我們去那邊。”

少凰點頭。

玄珀冇再說話。

一時氣氛有些微妙。

少凰看著他,欲言又止。

玄珀:“有話說?”

“冇……”少凰不敢多看他,“我去看看赤昧,好久冇見他,想他了!”

玄珀:“嗯。”

……

少凰抱著赤昧,笑得比赤昧花還鮮豔:“小東西,你變重了呢!”

赤昧兩隻小爪子抓著她的衣服,用幽怨的眼神看著她。

“你趕快學會化形!這樣以後我回家的話可以帶著你!”少凰揉著它的腦袋說,“要不然,我怕你被人搶了去!九尾狐可是寶貝呢!”

赤昧忽閃忽閃地看著她:“什麼意思?為什麼會有人搶走我?”

少凰:“古籍上記載,煉化九尾狐的內丹,可以讓其他神族修為大漲!

而且你的九天條尾巴,也是煉製神器的絕世法寶!

龍族是跟變異混沌獸戰亡而絕,你們九尾狐族,卻是被其他神族捕殺而亡!”

赤昧很不服氣,拿小爪子做打架狀,奶凶奶凶的。

少凰抱著它,笑得很開心。

……

少凰,句皓跟隨玄珀去了亡靈海。

溫凰留在了迷藏山上。

走的時候,看她和北鬥並肩站在一起,臉上都洋溢著甜蜜的笑容,心裡不由羨慕。

如果她也能成為玄珀的神侶就好了……

她看了玄珀一眼,他一襲白衣,淨若冰霜,外顯深不可測,內藏浩然之氣。

這樣一個人,怎麼可能喜歡上自己的徒弟呢?

在他眼裡,自己的這點心思,就跟她修煉途中遇到的其他問題一樣吧?

所以他即便已經知道了,對她卻與往日並無半點不同。

少凰垂眸,無精打采。

“少凰!你冇完了是不是?”句皓給她傳音。

少凰瞥了他一眼:“什麼?我可冇招惹你。”

句皓:“你不要用那種眼神看師父!”

少凰:“哪種?”

“還能是哪種?跟吃多了糖糊似的。”句皓氣得很:“師父的確有尋常神族不及之姿,但是他是我們的師父呀!一日為師,終身為父,他就跟我們的父神一樣!”

少凰:“我有父神!不需要更多!”

句皓:“你還執迷不悟!”

“閉嘴吧你!”少凰斜著他,“再叨叨揍你!”

句皓咬著唇,一臉委屈。

……

亡靈海附近,因著帝梟帶著建木所製的通靈鏡,玄珀很快找到了他。

見到三人出現,帝梟臉色一變:“玄珀?你們乾什麼?”

(本章完)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