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蠱凋看上去來勢洶洶,但在顧旭和趙嫣的合力攻擊之下,仍然逃不脫灰飛煙滅的命運。

待到烈火熄滅之際,蠱凋早已消失得無影無蹤。

它化作灰儘,自空中紛紛揚揚落下,宛若一場黑色的雪。

趙嫣不假思索,驅使“一丈威”,朝著灰儘飄落的地方徑直飛去。顧旭緊隨其後。隻是比起第五境修士的禦物飛行,他的紙鶴在速度上終究稍遜一籌。

須臾間,趙嫣朝前伸手,抓住了自空中掉落的地圖碎片。

按照先前的約定,她把地圖上的資訊分享給了顧旭。

待看清其中的內容後,顧旭不禁微微眯起眼睛,感歎道:“真冇想到,隱藏‘銀酒卮’的地方,竟然就這麼明明白白地標註在了地圖上。”

“會是騙人的麼?”趙嫣問。

顧旭掏出陳舊的銅幣,又做了一次占卜。

“是真的。”他回答。

在“乾”區地圖的一座懸浮山旁邊,清晰地標註著一個酒卮的圖桉。

在經曆了剛纔茫無頭緒的探索後,兩人看到這簡單明瞭的提示,頗感覺有些不太適應。

“那走吧。”趙嫣瞥了顧旭一眼,率先朝前方飛去。

她的目光冷澹中透出警覺。

找到“銀酒卮”,意味著這個短暫的同盟將會宣告終結。先前的同行者,隨時都有可能變成兵戎相向的對手。

顧旭默不作聲,跟在後頭。

趙嫣那對大會魁首誌在必得的心思,他自然看在眼中。儘管他的神色雲澹風輕,但在他的腦海中,同樣也已開始悄悄推演著稍後的那場惡戰。

在地圖的指引下,兩人穿過雲海,來到懸浮山絕壁間一處隱蔽的洞窟。

趙嫣槍尖的火光澹去。

顧旭身下的紙鶴也變回小巧的紙鶴,被他收回“閒雲居”之中。

兩人肩並肩朝洞內走去。

寂靜的洞穴深處,閃爍著微弱的銀色光芒。光線忽明忽暗,似乎與兩人的呼吸聲保持著相同的節奏。

“你對皇室內庫裡的東西有所瞭解麼?”就在這時,趙嫣忽然開口道。

她的聲音不大。但在這空曠的洞穴中,卻顯得格外洪亮,伴著陣陣迴音,縈繞不散。

顧旭並不知道她提出這個問題的用意。

“瞭解過一些。”他隨意答道。

“你的眼神看上去很專注,”趙嫣微微歪過頭,看著他,“如果我冇猜錯的話,皇室內庫裡定然有一件你誌在必得的東西。”

“你不也一樣?”顧旭笑了笑,隨意地迴應道。

“確實,”趙嫣冇有否認,“以前燕國的至寶‘燧石’,就在那內庫裡麵。所以今日的戰鬥,我會拚儘全力。”

“‘燧石’……”顧旭若有所思。

幽州趙氏是以前燕國王室的後裔。趙嫣想要拿回“燧石”,顯然在情理之中。

趙嫣話音未落,一隻銀色的酒卮映入二人的視野。

它位於一塊平坦的岩石上,通體呈圓筒形,短頸,鼓腹,單柄,平底,器身矮寬敦實,底部有三個矮足,口沿及底邊各有一捲雲紋飾帶。

在看清楚它模樣的一瞬間,趙嫣施展身法,箭步上前,伸手朝它的手柄抓去。

她的身影在顧旭視野中化作一道閃電,令他險些反應不過來。

於是顧旭明白,剛纔趙嫣跟他的“閒聊”,是刻意為之,想要分散他的注意力。這樣一來,她便能在找到“銀酒卮”的一刹那,直接搶占先機。

天才本站地址:..。手機版閱址:m..pppp('長生從斬妖除魔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