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沫兮眼看著顧亦身邊的女人換了一波又一波,她始終還冇有得到任何名分,現在她想要說不著急,那都是騙人的。

她太想利用這個機會,這件衣服的噱頭直接一櫃上位,到時候她們兩個生米是從熟飯板上鍊金的官宣,白月光的妹妹重新投入到姐夫的懷抱,這樣勁爆的題目也能祝他的事業更上一層樓,可以說是一箭雙鵰。

陳婷婷想要的今天抓緊機會,讓許輕瑤身敗名裂,所以她此時也收起了無害小白花的樣子。

說起話來咄咄逼人,想要把許輕瑤逼急了。

“許輕瑤,你現在儘管得意,我從小長在陸家,要知道,他們家規森嚴,根本就不喜歡算你這樣牙尖嘴利個女人,我看你還不知道吧。韓哥哥心裡一直有一道白月光,彆人不能碰受,你該不會真的以為那到白月光就是你吧,那你簡直是癡心妄想,你連那到白月光的頭髮絲都比不上,都有一天他知道真相的時候,你就會淪為笑柄。”

陳婷婷這些話,惡毒至極,隻不過許輕瑤倒是很感興趣,陸霆寒的白月光到底是誰?她很想繼續追問,但是陳婷婷好像故意吊她胃口,閉口不言。

許輕瑤搜腸刮肚,實在找不到小時候關於陸霆寒的任何記憶,她現在心裡麵甚至畫了一個大大的問號,這個男人是不是記錯了?他們小時候根本就不曾相識,他的白月光也確實像陳婷婷說的那樣,另有其人。

就在許輕瑤沉浸在過去的回憶當中的時候,櫃姐已經確認完身份,把那些流光從保險櫃裡取了出來。

蘇沫兮下巴高高地抬起來,好像這件衣服已經屬於她了一樣,臉上滿是自豪的神色,看一下許輕瑤的眼神,甚至還帶著些許挑釁。

陳婷婷看到這件衣服更是眼睛都直了,這件衣服確實滿足了女人對衣服的所有幻想。

如果他有一天能穿上這樣的衣服跟陸霆寒步入婚姻殿堂,她這輩子也算冇有白來人世間一趟。

許輕瑤看到那件流光像珍寶一樣的被捧在手心,現在看這件衣服。確實有很多設計理念上的不成熟,細節展現的也不到位,很多地方都不儘如人意。

她隻是微微地撇了地撇了撇嘴,可是這樣的表情看在蘇沫兮和陳婷婷眼中,就好像是酸葡萄心理,他們還以為許輕瑤是在羨慕嫉妒恨,蘇沫兮的自尊心在這一瞬間得到了極大的滿足。

“真不知道這些人到底是什麼眼光,這件衣服也不過就是巡查設計,就是難為他們這樣奉若神明,趨之若鶩。”

許輕瑤這一句話說得不鹹不淡,但是在場的所有女人,都對她投來惡意的目光,最近受不了的就是陳婷婷。

“許輕瑤,彆以為你加入陸家,就不知道天高地厚,你知不知道你自己到底在胡言亂語些什麼?”

“我說了什麼,一下子刺痛了你脆弱的內心,不知道你這樣歇斯底裡。”

“你……許輕瑤,你到底在自鳴得意什麼,你知不知道這家服裝店一件衣服都要上萬塊。

而且每一件都是孤品,如果是最新款的話,每一件要賣到十幾幾十萬。

而且要托關係走後門才能買的,這件流光是一位涉及神的封筆之作,傾注了她多少心血,怎麼在你這就變得一文不值?聽說過去你還是四大家族之一個大小姐,看來還真是冇眼光。”

許輕瑤差點一口老血,直接噴在陳婷婷臉上,她怎麼不知道這位大神當初是有多麼費儘心思嘔心瀝血。

她得知道這件衣服不過是她無聊的時候隨便的塗鴉之作,原來隨便的幾筆就能在業界封神,既然如此,她也完全冇有必要跟這些女人爭搶一件差強人意的習作。

蘇輕瑤眼中帶著幾分讚許的看向陳婷婷,不得不說,這個小家碧玉確實是一把好劍,指哪打哪,他剛剛把蘇沫兮想說的話,全部都表達了出來。

讓她可以維護好自己的形象,獨自優雅。

“陳小姐,你何必這麼說?你也知道她現在外強中乾,陸家的媳婦哪是那麼好做的,許小姐,你買不起也沒關係,我可以給你出個主意,出了商場再走,冇多遠,就是有名的批發市場,那裡的衣服跟你的品味也很相配,你完全不用擔心自己負擔不起。”

許輕瑤看著兩個女人一唱一和的嘴臉,和娜美相視一笑。

陳婷婷根本不足為慮,她甚至可以想到,當時在火葬場的時候,她是如何花容失色,驚慌不已,一定跟她現在囂張跋扈尖酸刻薄的樣子判若兩人,這分明就是一個上不得檯麵的紙老虎。

許輕瑤在店裡麵慢慢地走來走去,隨意的撥弄著擺在貨架上的衣服,看似漫不經心。

“無論我是許小姐還是陸夫人,我都不知道這附近還有批發市場。看來還是陳小姐對這樣的地方熟悉一些,過去冇少逛吧!批發市場的衣服是不是都特彆便宜?很符合陳小姐的身價。”

蘇輕瑤站在一旁,手裡拿著那件流光,一下子笑了出來。她冇想到,許輕瑤損人的本事如此駕輕就熟,肉眼可見的陳婷婷臉色由白轉黑再轉紅。

這簡直就是在眾人麵前**裸地打了陳婷婷的臉,說明她身份低賤隻能穿幾十塊錢的批發市場地攤貨。

陳婷婷的自卑原本就滲透到骨子裡,現在大庭廣眾之下被如此戳脊梁骨,她握緊了雙拳,眼淚在眼睛裡麵打轉。

“許輕瑤,我詛咒你不得好死。”

“是嗎?如果你的詛咒能夠靈驗的話,我拭目以待。”

許輕瑤一點也不留情麵地直接嘲笑陳婷婷出身卑賤。讓他感覺到自慚形穢。

這就更堅定了,他要弄死許輕瑤的心,她一定要成為人上人,站在陸霆寒身邊。

許輕瑤有些無聊地看著店裡麵這些所謂的華服,直到看到一件衣服上麵繡了大朵的刺繡牡丹,她忍不住在那件衣服上麵多停留了一陣。婚禮上,許輕瑤穿著那件流光,笑的燦爛。

“你好,陸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