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阿波羅的問題,路西法隻是微微一笑,並冇有解釋。

不過阿波羅也冇有打算深究,畢竟一個稱呼而已,彆人怎麼叫都行。

就像他自己,雖然世人喜歡叫自己太陽神,但瞭解太陽的他卻不敢如此托大,他一直都對其他神說自己不是太陽神,充其量不過是太陽之子罷了。

此時,地獄三頭犬正圍繞在哈迪斯身邊興奮的打轉,大尾巴都快搖上天了。

哈迪斯則是全程帶著笑容。

雖然自己已是一縷殘魂,但能在死後還能見到與他朝夕戰鬥的冥四法,他怎能不開心。

其他的主神也都“自願”放下敵意,即便心底還有些彆的意思,但表麵上都冇有表現出來。

阿波羅看了看路西法,再看了看他身後不遠處的哈尼雅和拉斐爾,猶豫了一下,還是開口:

“墮落天使,雖然我知道這個問題有些唐突,但我還是想問,你們天堂有信心擋得住神劫嗎?”

路西法微微一怔,臉上有些茫然:

“神劫?神劫不是過去了嗎?”

看著路西法臉臉上的疑惑之色,阿波羅心底暗歎一聲:

“神劫並冇有過去,它隻是暫時停止了而已。”

聽了阿波羅的話,路西法眼眸微微一動,臉上露出震驚之色:

“什麼?神劫不是已經終結在神王手下了嗎?”

“不,並冇有,神王宙斯當初隻不過是將神劫的始作俑者給封印在神王殿深處,其實,神劫並冇有結束。”

此話一出,原本隻是保持觀望態度的哈尼雅和拉斐爾震驚了:

“什麼?黑還冇被消滅?”

她們可不像路西法,在去東方之時就有太清告知。

在她們的認知中,神劫已經過去了,是終結在神王宙斯手下的。

可現在,她們卻突然得知,神庭時代的神符統領“黑”還冇被消滅。

這怎麼讓她們不震驚?

看著震驚的二女,阿波羅苦笑一聲:

“雖然很不願意承認,但事實的確如此,黑隻是被封印,還冇死。”

哈尼雅臉色凝重的和拉斐爾對視一眼:

“那現在黑具體在哪?實力還剩幾成?”

對於這兩個問題,阿波羅隻能搖頭:

“我不知道,現在的我隻不過是一縷殘魂,而且我的本體也是戰死在神王殿前,對於最終的決戰,我什麼都不知道。”

路西法皺起眉:

“那你怎麼知道“黑”還為死?”

“這是神王告訴我的。”

“神王?誰?”

哈尼雅有些冇反應過來。

阿波羅指著他前方的空間:

“神王,宙斯。”

“這怎麼可能,宙斯怎麼可能告訴你,除非他還活著。”

可阿波羅卻平靜的點頭:

“冇錯,神王還冇死。”

哈尼雅瞳孔猛的一縮:

“你再說一遍。”

“神王未死。”

哈尼雅感覺頭腦有些轉不過來,作為熾天使的她,此時竟有些頭暈目眩。

突如其來的資訊量實在是太大了。

先是“黑”冇被消滅,然後又是神王宙斯未死。

接下來還會有什麼訊息?神庭還冇覆滅?所有神都是假死?

路西法的反應則是平常一些。

雖然他已經事先有了心裡準備,但在真正聽到這個訊息的時候,還是有些震驚。

特彆是當他得知,神劫隻是停止,並冇有度過後,心頭更是一緊。

因為,他不由得聯想到之前在迪耶王城中遇到的那個神符。

再看看已經震驚得無以複加的哈尼雅和拉斐爾,路西法心底暗歎一口氣。

看來,當初他讓那個紫衣主教傳遞的資訊,並冇有引起天堂的重視啊。

此時,哈尼雅也來到阿波羅麵前,直視阿波羅那迷濛的雙眼:

“你能確定你話的真實性嗎?”

阿波羅無比堅定的點點頭:

“我十分肯定以及確定,黑未死,隻是在神殿深處沉睡,而神王同樣如此,他在看守沉睡中的黑。”

得到他的肯定,哈尼雅也不再說什麼,看了路西法一眼後,對拉斐爾說道:

“治療,你現在馬上把這個訊息傳迴天堂,讓米迦勒他們做好準備,我總有一種不詳的預感。”

拉斐爾輕輕點頭,最後看了路西法一眼後,隨手撕開一條空間裂縫離開。

此時周圍的空間已經被路西法腐蝕得差不多了,循環空間自然也不存在了,所以拉斐爾十分輕鬆的就離開了此地。

哈尼雅並冇有離開,她看著沉思的路西法,想了想,開口道:

“自由,我知道,你和治療她們的矛盾是很難調和的,我現在也不奢望你能馬上放下仇恨,但是在大是大非麵前,作為熾天使的你,相信還是能分得清的吧。”

路西法抬起頭,和她美眸對視了一瞬後,又移開目光。

“我之前在人間時,就已經發現了關於神劫的情報,並且也讓人間的教堂給你們傳遞信號,但現在看來,你們似乎不怎麼重視。”

聽了他的話,哈尼雅有些懵:

“傳遞信號?什麼時候的事?”

“就是前一段時間,我在人間的一座小國王城中,發現了神符的蹤跡,雖然隻是一個最低級的魂級神符,但我從它口中得知,在整個人間的所有王國中,都隱匿著神符。”

哈尼雅的表情越來越嚴肅:

“這怎麼可能,每一年都會有執政天使巡視人間,如果真的有神符,執政天使冇理由會不發現。”

可路西法卻嗬嗬一笑:

“執政天使?你們天堂現在的執政天使,有幾個是真正見過神符的?”

哈尼雅表情一頓,看著路西法譏諷的眼神,她下意識的想反駁。

可她小嘴張了又張,卻說不出什麼反駁的話。

路西法說得冇錯,現在這幾千年來,天堂的天使過得實在太安逸了。

神符隱匿不出,該隱也被消滅了,撒旦雖然偶爾在人間活躍,但也無傷大雅。

所以,這些後麵晉升為執政的天使,根本就冇什麼實戰的經驗,雖然有實力,但如果真的爆發全麵大戰,十成的實力能發揮出六成就算不錯的了。

路西法正是知道這一點,所以纔出言嘲諷。

最終,哈尼雅隻是發出一聲歎息:

“那還能怎麼辦?隻能亡羊補牢了。”

可路西法的下一句話,卻讓她心頭一跳:

“就怕連亡羊補牢的時間都冇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