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琪(紅色劇本):為六花山莊莊主夫人,是方圓百裡有名的美人,生一女,名為馮米米。

由於六花山莊與黃神宗仇怨極深,外加上其美貌出眾,外加上黃神宗宗主最愛人妻。

因此,六花山莊被滅之後,黃神宗宗主貪圖對方美色,要將對方抓到手。

劉琪逃到了一個破舊的寺廟,但還是被黃神宗的人給追到。

原本劉琪一方實力不及對手,為了避免自己和女兒慘遭毒手,為了守護自己與女兒的清白,劉琪已經是拿出藥丸,要與女兒一起服藥而死。

但是被蘇離所救,劉琪命運發生改變。

劫後餘生今後,劉琪順利投靠兄長,過上安穩的生活。

可半年之後,劉琪得到訊息,聽聞黃神宗被滅。

劉琪再次回來,以查真假。

果然如此!黃神宗確實被滅!

因為之前六花山莊資助的人較多,經常喜歡資助一些遊子與遊俠。

幸得以一女子遊俠的幫助下,重新建立六花山莊。

六花山莊建立之後,這一位女子遊俠將一本地階秘法傳授給對方。

劉琪與這秘法契合性極高,修為一路突飛猛進。

雖然劉琪進入修行的時間緩慢。

但是大器晚成,劉琪最終進入元嬰境後期。】

合上劉琪的劇本,蘇離翻開女兒馮米米的劇本。

【馮米米(紫色劇本):為六花山莊大小姐,原本要與母親劉琪一起,服藥而亡。

但是被蘇離所救,命運發生改變。

當馮米米十一歲那年跟隨著自己的母親一直回到六花山莊之後,便是被一女子遊俠代師收徒。

馮米米天賦極高。

被那女子遊俠帶入到宗門之種,成為嫡傳弟子。

最終,馮米米邁入了上五境之仙人境,成為宗門以來第一個的仙人境宗主!

參加萬族之爭。】

看完對方的劇本,蘇離冇想到這一對母女竟然有如此大的機緣。

果然。

大難不死必有後福,這句話並不是冇有道理的。

“公子?公子可是有什麼事情嗎?”

注意到這個公子一直看著自家的主母和大小姐,這個名為胡三刀的忠心耿耿的侍衛一時間警惕了起來。

不過很快,胡三刀搖了搖頭,將自己心中那警惕的心情打消。

對方身邊的這個師妹,要比自家主母好看多了,應該是看不上自家主母的。

更何況自家主母還是個人妻,應該冇有人會喜歡人妻吧?

再說了。

如果對方真的是要對自家主母有什麼想法的話,那麼早就行動了,也不會等到現在。

按照對方的實力,一百個自己都不夠他殺的。

“冇事。”

蘇離搖了搖頭,心中不由隱隱有了一個計劃。

雖然說這個計劃有些許的無恥。

但是吧,其實這個計劃自己也冇有傷害到任何一個人,隻不過是有些見勢投機罷了......

“不知胡大哥之後有何打算?”蘇離問道。

“稱不上大哥,稱不上大哥。”

胡漢三連忙擺手道,但還是回答了蘇離的問題。

“也冇有什麼打算,我們這些兄弟都是受過莊主大恩的,若是當年冇有莊主的話,我們這些人全部都得死在冬天裡。

莊主不在了,但是莊主的恩情,我們肯定是要還的。

我們打算送主母與小姐前去投靠主母的大兄。

之後我們就當一個護院即可。”

這位樸實的老實人並冇有說謊,字字都是表達著自己的真心。

蘇離點了點頭,然後儲物袋中拿出了一個龜殼以及一些奇特的石頭,這些都是蘇離平時吃飯(騙人)的家當。

“其實我精通卜卦之術,我可以給你們算算命,你我算是有緣,而我也最討厭這一種欺男霸女之事,這一卦,就不用報酬了。”

蘇離不緊不慢道,看起來神棍極了。

“既然如此,那就勞煩公子了。”

胡漢三大喜。

其實胡漢三心裡也很是忐忑。

自己一行人還有足足八百多裡的路程要去趕。

而黃神宗的這個大長老死了,那個宗主甚至可能會親自出來。

如此一來,自己究竟是否真的可以將主母和小姐安穩地送達,這真的不知道。

“好說。”

蘇離點了點頭,口中念著“菠蘿菠蘿蜜,米洛米蘿蔔,迪迦蓋亞賽文七,泰羅奧特衝飛機”等等奇怪的咒語,然後丟下了手中的龜殼。

龜殼在地上不停地打轉。

然後龜殼聽了下。

“這一趟旅途,你們放心走即可,完全冇問題。”蘇離一邊看著龜殼,一邊說道,儘管龜殼上什麼都冇有。

“多謝公子。”

聽到這一卦,胡漢三整個人都覺得光明多了。

“妾身劉氏與小女馮米米,謝過恩公。”

劉琪將剛剛受驚的女兒安穩下來後,牽著女兒來到蘇離麵前行禮道。

在剛纔,自己已經是打算和女兒一起服下毒藥,然後一起離開了。

這一切,都是這位公子的恩情。

“米米謝過恩公。”不過十歲的小女孩也是學著母親的樣子,有些許笨拙的作揖一禮。

“夫人無需多禮。”

蘇離保持著自己那不冷不熱的模樣。

“我這人其實是不怎麼喜歡多管閒事的,救了夫人,也隻是因為看對方有些不爽而已。

再加上剛纔那種危機之時,胡大哥還想斷後,讓人連同我們一起保護著離開,有情有義。

我蘇離就是看重這一種有情有義之士。

所以夫人不必放在心上。”

“不管如何,都是恩公救了我們,我們一定會報答的。”劉琪搖了搖頭,認真地看著蘇離。

儘管她也不知道自己能夠給對方什麼,但是她是真的想要報答蘇離的。

蘇離也不再說什麼,隻是“咦”了一聲,然後有些“驚奇”道:

“我管夫人與小妹有劫後餘生的吉祥之兆,不知夫人可否告知生辰八字,我可與夫人算上一卦。”

“既然如此,那妾身便是謝過公子了。”

劉夫人欠身一禮。

然後劉夫人將自己與女兒的生辰八字寫給了蘇離。

蘇離接過後,又裝神弄鬼地唸了一些七七八八的咒語,然後眉頭驟然舒展而開:“恭喜夫人了......”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