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v小說網 >  晉擊天下 >   第440章 盛世

漠北草原,天地蒼茫。

轟隆隆~

一陣雷鳴般的響聲傳來,整個草原的地麵都震動了起來。

遠處湧現一片巨大的黑影,遮蔽了天地。

隨後那片黑影越湧越近,如同海水一般洶湧而來。

漸漸的,可以看清前麵數以萬計的戰馬奔騰而來。

馬背上的戰士身著鎧甲, 手執馬刀,一麵麵旌旗如同彩雲一般在風中招展。

正中的一杆“燕”字大旗,顯得格外的顯眼。

大旗之下,一個身著白色戰袍,胯騎白馬的青年將領,身材修長, 看起來極為俊逸, 臉上卻帶著一個猙獰的青銅麵具。

正是慕容燕國的戰神,慕容恪。

在他們的後麵,還有十數萬騎著馬匹的人們,身著皮袍手中冇有兵器,像是牧人模樣。

十數萬的馬匹,如同滾滾的波濤,席捲了整個視野。

再往後,則是密密麻麻的牛羊,數以百萬計,如同一片巨大的烏雲一般,無邊無際,綿延不絕,極其壯觀。

慕容恪北伐代國,大勝而歸。

拓跋什翼鍵低估了慕容恪殲滅代國的決心,率眾奔逃千餘裡之後,以為慕容恪又會像數年前那般铩羽而歸。

不料,慕容恪這次卻是不死不休,一心要除掉這個漠北草原的敵對勢力,同時為南征晉國, 入侵中原創造地理條件。

否則的話, 慕容燕國就是兩麵捱打,被代國和晉國死死的堵在遼東之地。

得知拓跋什翼鍵鬆懈之後,慕容恪在離拓跋什翼鍵三百裡之外放緩了行軍。

從軍中精選精騎三千人,由鮮卑新戰神慕容霸統領,一人雙馬,隻帶五日之糧,奔襲拓跋什翼鍵的王庭所在地。

拓跋什翼鍵的偵騎,活動範圍隻在百裡之內。

慕容霸率三千精騎,一夜奔襲百裡,趁著代軍防衛鬆懈,直接突入了代國王庭。

但是拓跋什翼鍵也非等閒之輩,王庭衛軍也都是以百戰精兵組成的精銳之師,雖然被打了個措手不及,但是展開了激烈的反抗。

雙方在王庭展開了魚死網破的生死搏殺。

這一戰,慕容霸的三千精騎全部戰死,全軍覆冇。

但是勇冠三軍的慕容霸,硬生生的率著親衛騎兵,拚死突入了拓跋什翼鍵的金帳, 一槍刺穿了拓跋什翼鍵的胸膛。

而慕容霸也被拓跋什翼鍵重傷, 而後死於亂刀之下,失去了成為一代戰神的機會。

拓跋什翼鍵一死,代國失去了主心骨。

兩個部落大人,北部大人拓跋孤,南部大人拓跋寔君,各自為政,又怎麼是慕容恪的對手。

在慕容恪的猛烈攻勢之下,代國全麵潰敗。

拓跋孤和拓跋寔君,乃至整個拓跋家族,全部被複仇心切的慕容恪斬殺得乾乾淨淨。

拓跋鮮卑部落,以及投奔他們的南北烏桓部落,全部被慕容恪吞併。

燕代之戰,最終以慕容燕國大勝而結束。

拓跋什翼鍵家族全滅,慕容恪或十數萬的人口及數百萬的牛羊牲畜而歸。

付出的代價也是沉重的。

最大的損失則是吳王慕容霸戰死,慕容鮮卑人痛失無敵戰將。

但是終究是勝了,而且是贏了一場滅國之戰。

馬背上的慕容恪,望著前麵莽莽的草原,眼中神色極其複雜。

既有豪情獵獵,又有痛失胞弟的悲涼。

不過,不管如何,滅了代國,不但除了一個心腹之患,還將占據漠北之利,形成對南晉的幽州和幷州的威壓之勢,接下來慕容燕國將一片形勢大好。

一陣冷風吹來,慕容恪突然猛烈的咳嗽起來。

邊上的親將急忙遞上水囊,慕容恪喝了幾口,才稍稍平靜下來。

隻是他戴著青銅麵具,冇有人知道他此刻的臉色,已是蒼白的嚇人。

他十五歲就率軍出征。在早年時,為了激勵士氣,都是與士兵一起睡雪地,飲冰冷的河水。在戰鬥之中,更是身先士卒,親自揮戈躍馬,衝鋒陷陣。

這份激情和血勇,讓他迅速成長為一代戰神,卻也留下了不少傷病。

更重要的是,當年在長城北那一戰,他苦心經營的鐵甲連環馬軍,被司馬珂不費吹灰之力殺得全軍覆冇,更是令他怒火攻心,憂鬱成疾。

這一次,雖然滅了代國,卻也讓他失去了最疼愛的胞弟慕容霸,令他經常夙夜難眠,捶胸頓足不已,心中鬱悶之氣積聚。

加上這一路的餐風露宿,他雖然看起來還是那麼威風凜凜,如同天神一般,其實身體其實已經殘弱不堪,亮起了紅燈。

報~

數騎斥候疾奔而來,穿越重重護衛,直奔他的纛旗之下。

“啟稟大都督,前方發現大燕國信使。”

“帶過來!”

一名慕容燕國的將領,滿臉淒惶的神色,帶到了慕容恪的麵前。

帶來了慕容儁的親筆詔書,還有慕容燕國的訊息。

龍城被破,守將慕興根被斬殺,整個慕容燕國宗室數百餘口,儘皆被司馬珂屠戮殆儘,就連燕帝慕容儁,也被一道白綾絞殺。

這份詔書,是慕容儁在龍城破城之後,寫的絕筆詔書。

詔書中命慕容恪在漠北草原重新建立政權,延續慕容燕國的國祚。

噗~

一口血箭從慕容恪的口中噴薄而出,染紅了胸前的戰袍,還有白馬的鬃毛。

慕容恪心中深深的明白,慕容燕國和拓跋什翼鍵,都中了晉國的毒計。

這一次,兩國都輸掉了根本,再也無力迴天。

若是慕容霸還在,或許慕容燕國還有希望。

如今慕容霸戰死,油儘燈枯的他再也堅持不住,當場暈死了過去。

數日之後,慕容恪病死在草原之上。

麾下的兵馬立即四分五裂,形成了十數股勢力,在草原上割據混戰。

至此,慕容燕國也徹底消亡。

這一年,是公元348年。

司馬珂28歲。

………………

得到慕容霸戰死,慕容恪病亡的訊息之後,司馬珂長長的鬆了一口氣。

王猛的確不愧是一代妖孽。

若是一刀一槍的硬打,就算打上十年,耗費無數錢糧,犧牲無數將士性命,也未必能滅掉慕容燕國和代國兩隻草原之狼。

卻被王猛以驅虎吞狼之計,輕鬆滅掉兩國。

公元350年,司馬珂進入而立之年。

王猛也年滿25歲。

這一年,虎踞關中的秦王苻洪病逝。

王猛利用之前久居關中的優勢,說服了關中士族官員鄧羌,讓其串聯其他關中士族,率眾起義,攻打長安。

秦國新主苻健剛剛即位,正在服喪期間,突遭此大亂,不禁大驚失色。

苻健一麵組織精兵死守長安城,一麵從秦國其他各地調來兵馬平叛。

就在秦國一片大亂之際,晉軍在毛寶的率領之下,出函穀關,突入秦地。

兵強馬壯的晉軍,一路勢如破竹,秦國的各路援軍一擊即潰,直搗長安城下,與鄧羌的義軍彙集在一起。

當晉軍出現在長安城下之時,苻健心中明白大勢已去。

就連昔日入主中原的霸主,羯趙帝國,都被晉軍所滅,區區一座長安城又能堅持多久。

所以,苻健直接打開城門,像晉軍投降。

毛寶將苻氏宗室,儘皆押解到洛陽城,聽候司馬珂的發落。

司馬珂下旨將苻氏宗室安頓在江南,同時封苻健為義安侯。

至此,曆史上赫赫有名的前秦,就此夭折在搖籃之中。

一代雄主苻堅,此時年方12歲,拜到了謝安的門下,20年後拜為尚書令,成為一代名臣,此乃後話。

秦國一滅,華夏的版圖上,隻剩下涼國和前仇池兩個國家。

公元351年,涼王張重華在賢臣謝艾的勸說之下,舉國向晉朝投降。

由於張重華是主動投降,被封為會稽郡公。

三個月之後,前仇池也跟著投降。

公元352年,名將謝艾被拜為征西大都督,率一萬騎兵,連破烏孫、大宛、鄯善等西域諸國,把西域正式納入大晉版圖。

同年,棉花的種植引入西域,開始大麵積的種植。

西域的棉花,絨長,品質好,產量高,深受大晉百姓的喜愛,稱為西域棉。

公元353年,名將鄧羌被拜為征東大都督,滅了百濟和新羅諸國,占領朝鮮半島。

公元355年,司馬珂斥以重資打造,訓練了五年的三萬人的水軍在長江出海口閱兵。

這隻水軍不但戰鬥素質極高,而且還在扶南人的協助之下,具備了千裡航海的經驗,有著豐富的應對海上各種險情和突髮狀況的經驗。

他們的名字,就叫平倭軍。

公元355年秋,平倭軍在庾翼的率領之下,從渤海灣出發,進攻東麵的倭國。

這次出征,出動了樓船五十艘,鬥艦五百餘艘,運栽物資的大貨船千餘艘,除了三萬水軍戰兵,還有輔兵五萬餘人,可謂興師動眾。

公元356年春天,晉軍占據倭國諸島。

身材矮小如同侏儒的倭人,披甲率不及十分之一,武器僅限於刀槍和粗劣的弓箭,在晉軍麵前不堪一擊。

按照司馬珂的旨意,島上九成的倭人,被運送到晉國,然後化整為零,分彆賣到全國各地為奴,史稱倭奴。

司馬珂又遷了五萬漢人,到倭島紮根,開枝散葉,使倭島徹底成為漢人聚居之地。

公元356年秋,司馬珂改國號為明。

謝安和王猛皆拜為丞相,謝安為南相,王猛為北相。

土豆、紅薯在全國各地廣泛種植,就算是大災之年,也鮮有餓死人的現象。

東海的曬鹽場也逐漸增多,食鹽不再是奢侈之物,進入了尋常百姓之家。

郡學、縣學和鄉學逐漸推廣到全國,科舉取士的製度也在公元360年全麵推行。

與此同時,司馬珂禁止士族蓄養私兵,禁止私藏弩箭和盔甲,就算是刀槍、馬匹和弓箭等兵器也予以限製數量。

又組建錦衣衛,監察各士族蓄養私兵和私藏兵甲事宜,一旦發現有抗旨不遵者,立即捉拿家主歸案,同時舉族貶為庶籍。

這其中難免會有牴觸和反抗,也難免出現誤傷現象,但是在明帝司馬珂強勢的彈壓之下,各士族隻得乖乖認命。

陳郡謝氏、琅琊王氏和秣陵紀氏等頂流士族更是率先主動遣散私兵,交出弩箭和鎧甲等禁物,削減刀槍弓箭和馬匹等戰略之物。

至此,士族的力量徹底得以削弱。

公元365年,大晉的人口達到了八千萬,進入真正的盛世。

(完)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