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致遠作為三朝元老,又是宋家的老祖宗,更有死後被賜予配享太廟的尊榮,是以喪事辦得極為隆重,來往弔唁的人絡繹不絕,停靈六天了,這前來的弔唁的人也隻有增無減。

其實這也算還能應對,文遠公高齡八十八仙逝,這一生的學生何其多,桃李滿天下也不為過,真要所有人都到跟前弔唁,怕是停靈一個月也不會少了人來的。

可文遠公早在臨終前已有吩咐,他死後,喪事也不儘奢華,更不許停留過久,以免勞司動眾,傷人傷神。

是以過了頭七,便會出靈出殯,趕不著的也不必風塵仆仆的趕來了。

而在第六天,宋氏太師府門前停了一輛低調簡樸的馬車,有人先行下了車,是兩個健碩的仆婦,然後從內扶出一人。

這是一個滿頭銀絲的老婦人,眉眼溫善帶著慈和,一身素服,銀絲也僅用兩支檀木簪子給彆住了。

她抬頭看一眼太師府的牌匾,輕歎了一聲,眼裡似有懷念,又有幾分悵然若失。

弔客臨門,若非重要人物,主不迎,便是來迎,也不會過渡寒暄,隻會跪地嗑首拜謝。

門房接待的小廝看到老婦人,先是愣了一下,隨即想到什麼,立即飛奔往內去回稟。

是妙仁夫人來弔唁了。

妙仁夫人,姓林名箐,終生未嫁,把自己的一生都獻給了行醫救人上麵,醫術精湛,哪怕六十高齡了,仍在軍營裡當軍醫,或有戰事時參與救人,或平日裡教導一些小婦人關於包紮急救的基本功夫。

她組建的急救醫療小隊,可以在戰事時,飛快的把受傷的戰士抬回去,儘可能的搶救,大大減低了戰士陣亡的死亡率。

林箐其人,從四十歲到六十餘歲,從西北到東北,幾十年來輾轉數個軍營,每一個軍營都留下一支醫療小隊,從死神手中搶下數條人命。

除此外,她閒了,亦會在百姓中主持義診贈藥,救死扶傷。

林箐在許多武將甚至是普通將士眼裡,是如救苦救難的菩薩一樣,她以女子之身行醫救人,為大慶做出了許多的貢獻,讓人無比敬佩和尊重。

也正因為此,在她六十六時,終於因為身體老邁乾不動了而回到上京,被昭康帝特彆賜封為妙仁夫人,賞黃金萬兩,良田百頃。

而封號妙仁夫人的林箐卻是把這些銀錢都花在了宋慈義學,開設了一個醫學的學科,自己擔任先生的同時,亦聘請幾個大夫,或前來義講的知名大夫,教導有學醫天分的孤兒從醫,傳醫育人。

除了救死扶傷外,妙仁夫人在數十年的行醫生涯中,深感醫方散亂浩繁,因而博取群經,根據自己從醫一生中所見過的醫例,並綜合自己的實踐經驗,編著了一套醫書,為《林箐雜病論》,為不少醫者驚讚,稱其真正做到了醫者妙手仁心,無私奉獻的醫學精神。

是以,妙仁夫人,名聲遠揚,為人所熟知並敬重。

“夫人,您小心腳下。”健碩的仆婦摻著林箐,小聲提醒。

林箐入了府,遞了名諱,不少同來弔唁的人向她微微頷首致禮。

和宋令煜這神醫一樣,妙仁夫人也是京中許多女眷的座上賓,也是當年太皇太後和現在的太後孃娘寵信的女醫,畢竟有些女人病,比起男子,女子和女子更為的溝通無障礙。

林箐看著滿府飄揚的白幡和在懸掛的白燈籠,歎了一聲,不多時,看到一個熟悉的中年男子,便淺淺的露了一下笑容。

宋令煜三步並兩步便來到林箐跟前,接過仆婦的活兒,親自攙扶著她:“師叔祖您怎麼也來了。”

“你爹去了,我也合該來送他最後一程。”林箐拍了拍他的手,道:“你節哀順變。”

“嗯。”

林箐腳步緩慢,問:“你爹去得可安詳?”

宋令煜立即道:“您放心,他走的時候嘴角含笑,我也在跟前,他老人家並無遺憾,極是安詳。”

“那就好,如今宋家枝葉繁茂,滿門清貴,他確實是無遺憾的,這個年歲去,也是喜喪,你彆太傷心。”

宋令煜點點頭。

兩人邊走邊交談,一刻鐘後,纔到了靈堂,作為長子,也已是為人曾祖的宋令肅領著人站在靈堂門口,向林箐致謝。

林箐年輕時便伺候在宋慈跟前,在宋家也住了有十年之久,於宋家人來說,她就宛如另一個長輩一樣,叫人敬重。

當年伺候祖母的老人,宮嬤嬤也早已走了,其餘的人也是,林箐年歲較輕倒還在生,可也是入七望八的老人了,算是活一天算一天的,所以也很讓宋家人敬重和在意。

畢竟長輩們,走的走,糊塗的糊塗。

“辦喪期間,都不用行這些虛禮了,我去看看老太傅,也敬個香。”林箐擺擺手。

說是看,其實也早已入殮了,不過看一眼棺材上個香。

宋令肅領著她入了靈堂,並取了香點燃了遞給她。

林箐免去仆婦相扶,撚著香拜了三拜,嘴裡喃喃有詞,把香插在了香爐中,然後又繞著金絲楠木棺走了三圈,低聲送彆,這幾圈走下來,眼睛已是蓄滿了淚水。

宋令煜上前扶著她,道:“您彆太傷心了,注意身體。”

“嗯。”林箐道:“我就不去花廳坐了,你陪我到春暉堂走一走吧。”

宋令煜應下,摻著她往春暉堂走去。

春暉堂,再次迎來了一個老人。

林箐看著依舊繁茂的花草,還有越顯古樸的桌椅擺設,輕聲一歎:“真是歲月蹉跎,物是人非。你祖母,你宮嬤嬤,還有你爹,還有太皇太後等等許多人,都走了,我也是待不了多久嘍。”

宋令煜心頭一更,道:“您彆說這些喪氣話,吃好喝好,安享晚年就是。”

“我也老啦。”林箐向他笑了笑,道:“我要是走了,你待我也像宮嬤嬤一樣,把我葬在她附近,離你祖母也近些。”

宋令煜愣了一下:“我以為您會想離老和尚近些。”

林箐搖搖頭:“他乃得道高僧,圓寂後也隻會皈依佛祖,在寺廟永存,我就不去打擾他了,也省得被他日日唸經。”

宋令煜笑了起來。

“所以倒不如在你嬤嬤那邊呆著,若有緣分,來世興許能以友人重逢呢。”林箐看著這一座院落,看著落葉飄在瓦頂,道:“也不知你嬤嬤可已遇著你祖母了。”

宋令煜默然,是啊,不知道可遇見了。

“你不必在這陪我啦,我就在這坐一會,且去忙你的吧。”林箐笑著說。

宋令煜嗯了一聲,召來下人,給她上了茶點,看她坐在廊蕪下,嘴唇微動,也不知是在自言自語還是在和誰人緬懷過去。

這瘦小的身影,頗有幾分寂寥。

宋令煜垂眸,滿腔沉悶的回到靈堂。

他非神,也留不住想留的人。

宋令煜也冇想到,僅僅是半年以後,他就送走了這個老人,而在林箐下葬以後,他就坐在墳邊枯坐了半天。

長輩們都走了,也不知道他們可在另一個世界重聚,若能,又可會記得前塵往事,將來自己走的時候,又是否能與他們再遇。

“你瞧瞧,可把這孩子給整的,多孤獨,可心疼死祖母我嘍。”宋慈瞪敬一:“為什麼要讓我看這些。”

敬一:“我讓你走,你非要再等等。再等等,行吧,把你家好大兒帶走了,你又說要等等林箐,我看你是想再提前帶走你這寶貝孫子。”

宋慈:“!”

錯覺吧,這悶嘴葫蘆臭道長是在發泄不滿?

不然他怎麼一禿嚕的就說出這麼長的話?

還有,什麼是她帶走的,她又不是黑白無常。

更彆說了,她帶走的話,兩人的魂兒怎麼不在身邊跟著!

所以……

“我不服!”宋慈瞪眼:“你說我帶走的,你倒是把兩人的魂兒給我召出來啊。”

她一邊抗議,一邊戳著敬一的胸口:“不能就是你道行不夠,你冤枉我。”

敬一抓住她的手指:“說話就說話,彆動手動腳的。”

我動了又咋的,不過道長的胸肌好像很可以。

敬一有些頭疼,他乾嘛要順著這傢夥胡攪蠻纏,他欠她的嗎?

“宋致遠乃三朝元老,為國為民殫精竭慮,死後自有他的榮光和好去處,還有林箐亦是,救死扶傷,功德無量,真到你這裡來,那他們下一世的投胎就得等,也未必能投到好地方了。”敬一解釋道:“所以你就彆想和他們說什麼好久不見的話了。”

“我這不是跟你說笑麼,看你當真的。”宋慈小心地覷著他,話鋒一轉問:“那我這好大兒,會投到哪?”

敬一抿嘴不語。

宋慈豎起手指,不說麼,我戳你了。

敬一立即道:“他出生時,手心會有一顆紅色小痣。”

宋慈差點冇翻一個白眼,這樣的話,恐怕會很多人有吧,一點都不玄。

敬一生怕她繼續作,掐起指來,臉色沉重地道:“該走了,再不走,就真的回不去了,生魂離體過久,必有損傷。”

宋慈張了張口,罷了。

她飄到宋令煜跟前,摸了一下他的頭:“彆黯然傷神了,我們一會就能見啦。”

宋令煜已是喝了半醉,眼前似有人影在晃,他不禁喃喃低叫:“祖母。”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