藥王穀內部的氣氛越來越緊張,就算是平日裡德高望重的斬靈脩士出麵,依然也冇有能夠安撫好所有的弟子。

以鵬崖為首的眾多勢力更是展開了一輪又一輪的攻心陣勢,企圖讓藥王穀的防禦從內部瓦解。

秦辰有些擔憂道:“再這樣下去,如果柳穀主還是不出現的話,藥王穀恐怕堅持不了幾天了。”

沈星河猜測道:“他既然得到了鵬崖的聖藥,此刻應該是在閉關煉丹,以他的丹道水準,估計也快了。”

秦辰一想到青蓮醫師大劫將至,柳輝閉關煉丹,葉瑩孤身一人,就覺得心煩意亂。

“沈老,有辦法能不驚動這些勢力,暗中潛入藥王穀嗎?”

沈星河皺眉想了想,緩緩搖頭道:“難。藥王穀的這套護穀陣法,玄妙異常,想要進去已經很難。”

“更何況現在來到這裡的修士,不乏斬靈之流,暗中悄無聲息地潛入藥王穀,不太實際。”

秦辰歎了一口氣道:“葉瑩她的性子我知道,就算其他藥王穀的弟子都捨棄藥王穀而去,她也不會離開的,我們進不去,她不願意出來,難辦啊。”

沈星河搖頭道:“小子,事情未必就真的糟糕到了這種地步。”

“藥王穀作為屹立不倒的巔峰勢力,其底蘊尚存,不至於冇有抵抗之力,就等柳輝他出關主持大局,況且藥王穀的地勢,易守難攻,這些勢力想突破冇那麼容易。”

突然,風雲變色,空中霎時間就烏雲密佈,一股浩蕩的天地威壓從烏雲中緩緩誕生,那股毀天滅地的氣機令在場的所有人都是心神一震。

“天地劫雲。”沈星河緩緩開口道。

秦辰一愣,“這種時候有人要渡劫?”

“並非是針對於修士的劫雲,這個世界上並不是隻有修士需要對抗天道,逆天而上,還有很多其他東西的誕生同樣是天地不容的。”

“比如說,逆天的丹藥。”

秦辰瞳孔一縮,“丹劫?柳穀主他成功了?”

“現在說成功還為時尚早,行百裡者半九十,這最後一步丹劫纔是最重要的,一旦頂過去那就意味著一顆逆天的丹藥出世,頂部過去,一切都是徒勞。”

沈星河的表情格外凝重,盯著空中的劫雲,眉頭緊鎖。

這樣的天劫威勢實在太過可怕,柳輝他到底煉製出了什麼丹藥,竟然能夠引來如此恐怖的丹劫,難道不是自己想的延年益壽的丹藥?

藥王穀外的圍堵勢力們也都被驚動,大批頂尖修士紛紛出麵,皆是關注著藥王穀內部的情況。

直接劫雲越來越厚重,一道道深紫色的閃電在劫雲的四周閃動,氣機遙遙鎖定了藥王穀深處。

一道披頭散髮,麵容枯槁的身影跌跌撞撞推開密室的大門,踉蹌著走了出來,仰天狂笑,狀若癲狂。

“亙古以來,在五域隻露麵過寥寥幾次的丹藥,隻存在於傳說中的無上神藥,我竟然成功了!”

一顆通體碧綠,周身帶有銀色雲紋的丹藥撞開了柳輝的藥鼎,直接破空衝上了雲霄,漂浮在了丹劫的對麵。

“區區丹劫,豈能奈何九轉輪迴丹?”柳輝雙目充血,死死盯著空中的丹藥。

似乎是感受到了九轉輪迴丹的挑釁,劫雲瞬間擴散,同時一道深紫色的天劫直接劈向了九轉輪迴丹,柳輝並未出手,隻是看著。

若是丹藥不能自主抵抗丹劫嗎,而是由人力幫助抵抗,效果就會大打折扣,像這種級彆的丹藥,必須自行化解丹劫,同時吸收天劫中的大道氣息,從而才能圓滿。

九轉輪迴丹麵對天劫劈來,冇有任何反應,劫雷劈到丹藥之上後,瞬間炸開,同時一縷晦澀的氣息從劫雷中散出,被九轉輪迴丹直接吸收,丹藥上光暈一閃。

沈星河眯起眼睛,看清楚了空中的丹藥樣子,先是皺眉微微思索,隨後猛地瞪眼道:“竟然是這枚丹藥,柳輝果然瘋了,這般孤注一擲!”

秦辰緊張道:“沈老,柳穀主煉製的是什麼丹藥?”

沈星河喃喃道:“難怪,難怪,增加壽元的丹藥對於青蓮醫師來說,用處並不大,隻不過是延長他苟延殘喘的時間罷了。”

“柳輝這是想一勞永逸,直接解決師弟身上的隱患啊。”

“九轉輪迴丹,可以使人獲得新生,這一世的種種,以前的一切都將成為過去,被徹底斬斷,再無半點羈絆,開啟新的一世。”

“這種神藥,就算是曆史記載之中,整個五域也隻出現過一兩次,皆是有通天之能的丹道大能在自己即將隕落前所煉製出的。”

“好一個柳輝,都說他是藥王穀這麼多年以來最為玩世不恭,丹道水準最為不堪的一位穀主,看來世人都小瞧他了啊。”

沈星河麵露震驚,口中喃喃自語,秦辰聽得目瞪口呆,想不到有過一麵之緣,看起來瀟灑不羈的柳輝,竟然完成了這樣一件壯舉。

沈星河長出一口氣道:“鵬崖的那一株傳承聖藥根本就是九牛一毛,柳輝怕不是把藥王穀的家底都掏空了大半,聖藥都不知道用了多少,甚至連藥王穀的神藥,五域現存唯二的神藥都用掉了,也不是冇可能。”

“但真是大手筆,但是情況也更危險了。”

秦辰一震,瞬間明白了沈星河的意思,原本這些勢力來圍堵藥王穀,覬覦的是丹道傳承,是數不清的靈藥,是青蓮醫師和葉瑩。

這些東西雖然價值極高,但還不至於吸引來藥王穀完全無法匹敵的敵人。

但是現在一切都變了,九轉輪迴丹的出世,足以引來沉睡的老怪物,那些壽元將近的大人物,怕是都要坐不住了。

自封多年,不願隕落,不就是因為不甘心就這樣死去,現在一枚九轉輪迴丹可以讓他們重獲新生,誰能抵擋這樣的誘惑?

沈星河眼神中閃過一絲鄭重道:“要變天了,五域之亂難道並非起於東海,而是起於中土,起於青州藥王穀?”

“竟然是九轉輪迴丹,唉。”

但是不管怎麼樣,柳輝此舉已經把藥王穀徹底推到了風口浪尖,真正攪動了五域風雲。

藥王穀另一處密室內,青蓮醫師緩緩睜開了眼,眼神中儘是迷茫之色,過了半晌才緩緩恢複了清明,感受到了外麵的恐怖天地威壓,青蓮醫師臉上閃過一絲驚訝。

很快,青蓮醫師就意識到了發生了什麼,微微歎了一口氣。

“師兄,何苦來哉。”

青蓮醫師低頭看了看自己的身體,臉上露出了一絲苦澀。

“生與遠古,成於上古,萬古青天一株蓮。”

“五世混沌,五世迷惘,今日方知我是我。”

九轉輪迴丹作為存在於傳說之中的神級丹藥,所麵對的丹劫自然也是恐怖到了極點,比之虛神修士突破之時麵對的天劫還要有過之而無不及。

劫雲愈發地濃鬱,劫雷的數量也越來越多,顏色更是從深紫色變成了淡淡的血紅色,威力之大,駭人聽聞。

恐怖的天地威壓使得所有在藥王穀外圍堵的修士都不得不一而再再而三地後撤,退避,但是九轉輪迴丹的訊息已經朝著五域各地散播而去。

一道道修士離開了此地,皆是去把這個驚天訊息帶給宗門,家族。

柳輝緩緩轉頭,看向了藥王穀外的眾多勢力,臉上露出了一抹猙獰至極的笑容,再無半點平日裡的儒雅與隨和。

“來,都來吧,不死幾個半聖,中土怕是冇法平靜下來。”

平靜的話語中卻是透露著森寒的殺機與無儘的恐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