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荷自從出獄後,精神狀態也好了很多,沐江德跟她已經離婚了,但是兩人也算是一路相識30年,看著歐荷一個人,兩人也就繼續生活在一起,但是也冇有什麼感情。加上沐江德現在處在創業新期,想起來當初創業額時候有著歐荷家裡的幫助,他心中感歎,憐惜舊情,於是跟歐荷複婚了。

對於溫惜,兩人虧欠很多。

歐荷每天在家裡除了基本的家務之外,就是打開電視放著溫惜演過的一些電視劇。

溫惜生下兩個兒子的時候,歐荷跟他也跑到醫院裡麵偷偷看了溫惜一眼。

景心跟越檸其實他們以前也私下見過幾麵,不過也隻是短暫的接觸幾下,這次歐荷竟然大著膽子把兩個孩子接到家裡了。

歐荷端著剛剛烤出爐的小蛋糕跟鮮榨的果汁,“你凶什麼,我知道錯了,讓兩個孩子吃點東西就把她們送回去。”

她說著走到客廳裡麵,“越檸景心快嚐嚐,外婆做的,可好吃了。”

陸越檸心吃了一口蛋糕,滿意足的喝了一杯果汁,“外婆,是不是爸爸媽媽要來找我們了。”

“嗯。”

“我就跟媽媽說,是我主動要跟外婆走的。”

歐荷抬手摸了一下陸越檸的頭髮,“是外公外婆對不起你媽媽,你回家不要因為外婆跟媽媽吵起來,聽她的話知道嗎?”

“那外婆,我以後還能來這裡找你嗎?”陸越檸歪了歪腦袋。

陸景心小口吃著熱熱甜甜的橙子味蛋糕,也看著歐荷。

“要你們爸媽同意纔可以。”

“哦。”陸越檸有些失落的點頭。

她跟外婆認識很久了,從她跟姐姐景心第一次去幼兒園的時候,就知道外婆了,因為外婆在幼兒園裡麵做清潔工作,她跟人打架的時候,外婆還會跑出來不讓彆人欺負她,還會偷偷的給她還有景心一些小甜點小餅乾。

當時陸越檸隻是覺得這個奶奶很奇怪,但是對自己還有姐姐很好。

媽媽來給她開家長會的時候,這個奶奶也在,但是一直躲著在外麵看著媽媽,陸越檸問她,她才說是自己的外婆。

也就是媽媽的媽媽。

外婆說,她跟媽媽有很大的矛盾,媽媽生她的氣,所以她跟媽媽關係不好。

越檸其實並不理解,她問景心,可是景心也不說話,就是低著頭。

越檸問過媽媽,為什麼自己冇有外婆,外婆在哪裡,媽媽也不說話。

越檸知道了,不能在媽媽身邊提到外婆。

但是,彆的小朋友都有外公外婆。

為什麼就她跟景心冇有啊。

哦,還有哪裡那兩個弟弟,他們也冇有見過外公外婆。

在幼兒園裡麵,隻要是課間的時候,越檸都會拉著景心去找外婆玩,這是她們的秘密。

外麵傳來敲門聲。

沐江德連忙去開了門。

歐荷看著門外的來人,此刻像是做錯事的孩子一樣低著頭,手指緊緊攥著有些不安。

溫惜走進來,看著坐在沙發上看動畫片的兩個女兒,她才瞬間鬆了一口氣。

“媽咪。”越檸跑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