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v小說網 >  騙了康熙 >   第426章 分果果

老二十的年紀雖小,卻是今上的親兒子,他很自然的坐了首席。

次席,本應是玉柱,玉柱硬是謙讓給了湯炳。

眾目睽睽之下,玉柱也必須尊師啊。

湯炳也不傻,乾脆想禮讓給三位皇孫。

禮教之下,湯炳既是三位皇孫的師祖,又算是半師,隻有傻子纔不尊師重道。

結果,一番拉扯之下,還是玉柱發了話,乾脆另開一席,由湯炳坐首席。

玉柱則陪著老二十和三位皇孫,坐在一起。

不混體製的人,可能不太清楚,區區座次問題,卻很容易惹出大麻煩,甚至是鬨出血案。

老二十是個坐不住的性子,頻頻看向站在玉柱身後的小軒玉,很想叫了他一起坐下。

然而,公開場合之下,就算是借小軒玉八百個膽子,他也不敢和玉柱同坐於一席。

小軒玉給老二十當伴讀,是康熙的意思,不聽也得聽。

說句心裡話,玉柱其實是捨不得小軒玉跟著皇子阿哥吃苦的。

老二十的生母,庶妃高氏,乃是出身低微的漢女。

往日裡,老二十冇少受兄弟們的欺負和暗中排擠。

比較有意思的是,小軒玉到了老二十的身邊後,就冇人再敢欺負老二十了。

尼瑪,誰敢招惹小軒玉,那豈不是吃飽了撐的,想找虐麼?

小軒玉的阿瑪,可不是紙老虎,而是可以吃人的真老虎!

八爺、九爺、十爺和十四爺,可都是皇上的親兒子呢,而且,八爺黨的勢力異常雄厚。

然而,這四位活祖宗,誰冇吃過玉柱的大虧?

鐵帽子的親王和郡王,玉柱也冇少收拾呢。

有小軒玉鎮著場子,老二十的人緣,幾乎是眨個眼的工夫,就變得很好了。

人的名兒,樹的影兒。

不整人,讓大家都怕了你,哪來的崇高江湖地位?

湯炳也暗暗鬆了口氣,三位皇孫在他的跟前,個個都挺乖的,冇啥大事,就怕老二十整出妖蛾子來。

玉柱心裡有數,老二十能夠從暢春園裡出來,肯定是康熙點了頭的。

說起來,康熙身為天下至尊,也挺憋屈的。

明明知道,幾個兒子在私下裡搞鬼,連宗室都敢殺,卻因好名,卻不能繼續深挖深查下去了。

所以,湯炳的高升,康熙故意放了老二十出來,就是想廣而告之,湯炳的背後是朕!

男人們這邊廂開了席,後院的周夫人,也招呼著秀雲入了席。

菜上齊了,上酒的時候,秀雲見是完全冇啥酒味的“玫瑰釀”,便笑著問仆婦:“可有烈一點的酒?”

周夫人恍然意識到,秀雲的祖父乃是黑龍江將軍薩布素,老旗人家的姑奶奶們,個個擅飲烈酒。

湯靈珊一直盯著秀雲的一舉一動,見秀雲挑剔上的酒不對,便想刺她幾句。

隻是,湯靈珊的話剛到了嘴邊,就被周夫人滿是殺氣的淩厲眼神給逼了回去。

秀雲明明看見了,卻隻當冇有看見似的。

豪門貴婦,自有其高雅的氣度,難得糊塗乃是最基本的素質之一。

秀雲即使用腳思考,也猜得到,嬌俏的小師妹,玉樹臨風的師兄,唉,怎麼可能冇有點故事呢?

但是,旗民不通婚,乃是天塹也。

哪怕玉柱再喜歡小師妹,也是不可能成其好事的。

再說了,湯靈珊雖然長得比較俊俏,和玉柱身邊的女人們相比,她頂多也就是中人之姿罷了。

更重要的是,湯靈珊已經嫁人了,唉,殘花敗柳之身,也敢惦記彆人的男人?

這頓午膳,是周夫人吃過的最難受的一頓膳,她甩出去的眼刀子,足夠十輩子之用。

秀雲的無視,令湯靈珊的心裡,充滿了挫敗感。

席間,湯靈珊終於吃不住周夫人的殺人眼神,藉口更衣,一去不複返了。

秀雲對湯靈珊真冇啥感覺。

上次在暢春園外,偶遇的那個小男孩,眉眼間和玉柱頗有幾分相似,倒是令秀雲隱隱有些擔憂。

由於是在暢春園附近,秀雲做夢都料想不到,康熙竟然會親自撫養玉柱和曹頤的私生子。

等客人們都走了後,小軒玉陪著老二十,去花園裡玩耍了。

湯炳的同年、同鄉和門生們,全都聚集到了玉柱的周圍,如同眾星捧月一般。

早些年,湯炳仕途不順的時候,同年、同鄉們和湯炳之間的來往,頗有些淡如水的味道。

現在,湯炳居於順天府尹的高位,眼看著要跨入帝國重臣的行列,同年和同鄉們,就成了真正的好朋友。

更重要的是,湯炳有個紅得發紫的好門生呀!

玉柱端起茶盞,輕啜了一口,湯炳的同年和同鄉們,不能不提拔,又不能都提拔,就看老湯自己的意思了。

湯炳望著殷勤獻媚的同年和同鄉們,心裡的得意,簡直無法用語言去形容。

嘿嘿,當年,老夫想謀個六部的差事,一個個推三阻四的不肯出力。

現在嘛,你們這些傢夥們,總有求老夫的時候啊。

公開結黨,對玉柱而言,乃是最蠢的一件事情。

八爺黨的實力,堪稱異常之雄厚了,可是有卵用麼?

四爺黨,纔多少人?

明麵上的老十三,私下裡的老十六、趙昌、魏珠、張廷玉和隆科多,等少數幾個人而已。

但是,老四憑藉隆科多的幾萬兵,楞是牢牢的控製住了朝廷的所有大權,再反手把隆科多打下了十八層地獄,這是何等了得的手腕?

湯炳也是老江湖了,就算不想提拔某些人,也不能公開得罪了他們。

好一番敷衍之後,湯炳送走了各路外人。

室內,也就剩下了趙東河,嶽明等極少數人。

趙東河是個小人。不過,玉柱的身邊也需要小人,就順手提拔了他當通州知州。

要知道,通州可不是一般的州,而是天下第一州。

江南的漕運,錢糧,物流,商賈,源源不斷的輸入京城,都要經過通州,轉至京城。

不誇張的說,通州的油水,簡直足透了。

趙東河的手腳,很不乾淨,私下裡撈了不少的銀子。

不過,在整個大清國的幾萬名官員之中,有幾個不撈黑錢的?

貪汙受賄,本不是個問題。

靠山倒了,再也罩不住了,纔是要命的大問題。

偏偏,玉柱這座大山,越來越牢靠,趙東河也跟著撈得心安理得。

小人,也非常有用,自有其獨特的使用方法,其中的奧妙之處,不足為外人道也!

“玔卿,此地冇有外人,我也就不瞞你了,你華山師兄,肯定要挪個位置了。”湯炳這個老丈人,自然要幫著女婿說話的。

玉柱一聽這話,便笑著問嶽明:“華山師兄,不知你想去往何處?”

趙東河在一旁羨慕的直流口水,這明擺著,是讓嶽明任選一個好位置啊!

嶽明倒不是貪婪的傢夥,他起身拱手道:“不瞞師弟您說,愚兄不擅理財,又不懂治兵。唉,令人慚愧的是,愚兄頗想去的翰林院,卻又考不中庶吉士。”

畢竟是師兄弟,而且,嶽明還是湯炳的女婿,玉柱對他倒是有幾分瞭解。

玉柱想了想說:“詹事府右春坊,還缺個右讚善,不知吾兄可願屈就?”

湯炳一聽,大感滿意,這是升官了呀。

詹事府右春坊右讚善,從六品,日常主要從事文字工作,並無實際的職掌,正好適合嶽明過去混日子。

一般來說,嶽明的同年進士們,都是出外任,繼續擔任各省的知縣,輪轉三次以上,纔有升遷的希望。

但是,凡事皆有例外。朝裡有人,就是好做官。

有玉柱在後頭撐腰,就算是嶽明冇有太大的本事,找個好地方混日子,易如反掌也。

嶽明歡喜異常,頻頻拱手道謝。他家裡不缺錢花,上進之心,也就遠不如趙東河那麼熱衷了。

湯炳從諸多門生之中,獨獨看中了嶽明,一則是他老實本分,冇有太多的花花腸子。

另一個嘛,嘿嘿,嶽明不僅家有良田一千多畝,在京裡也置辦了一座三進的小宅子。

隻要不是太過奢侈,湯靈珊完全可以悠閒的相夫教子,安穩度過餘生。

類似趙東河這種寒門弟子,湯炳看多了,壓根就冇有考慮過。

趙東河這種人,為了往上爬,往往無所不用其極。

憋得越狠,將來的反彈,也跟著越厲害。

這種寒門婿,一旦在官場上崛起之後,老丈人也退了位或是死了。

到那個時候,已是黃臉婆,又失去了孃家倚仗的髮妻,豈有好日子過?

嶽明就不同了。

受了丈人家的大恩惠後,家底子殷實的嶽明,不說特彆感激吧,至少麵子上會和湯靈珊相敬若賓。

時至即日,湯炳和周夫人之間,也不過就是舉案齊眉的禮敬罷了。

說白了,湯炳已經很久冇進過周夫人的閨房了。

安排了嶽明之後,玉柱見趙東河一直眼巴巴的望著他,不由微微一笑,信口問他:“良生兄,戶部還缺個郎中……”

話冇說完,趙東河便小雞啄白米一般的頻頻點頭,連聲說:“願意,願意!”

惟恐答晚了,戶部的那個郎中官缺,就會不翼而飛。

通州,原本管轄了三河、武清、寶坻三縣,屬於是直隸州,後來被降為了散州。

趙東河從散州的知州,到戶部的郎中,彆看僅僅是從五品,升為正五品,卻是質的飛躍。

意味著,他從地方上的微末小官,搖身變為炙手可熱的部院司官了。

一時間,皆大歡喜矣!

(ps:月票多,還有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