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為什麼,法正越是想辦法在涼州解決羌族的民生問題,羌族反叛的次數反倒就是越多。

他在涼州本地屯田,同時又大力的開辦官府馬場,同時用劉琦資助給他的物資,來提升羌族部落的水平,幫助他們提高生產力,還大力推行賨布之政,減少羌民的賦稅,讓他們有能力來發展自身,保證溫飽,以減少矛盾衝突。

哪曾想,這個矛盾越減越多,這倒是讓法正始料未及的。

這些涼州的羌人,到底是什麼毛病?怎麼越對他們好,他們就越是嘚瑟,不識好歹麼。

就在法正一籌莫展的時候,新任的西域都護賈詡抵達了涼州。

通過向法正瞭解了當下的情況之後,賈詡當即定下政策,停止一切對羌族的援助,同時將對羌族的賦稅抬高,抬高到之前的三倍。

這一點,令法正大為不解,他當即向賈詡請教:“都護這麼做,不是逼羌人造反嗎?”

賈詡的回答也很是乾脆利落:“不錯,老夫就是在逼他們造反。”

這一點令法正很是驚訝。

“可是涼州需要安定。”

賈詡的回答依舊很簡單:“涼州從來就不是一個能夠安定的地方,你給他們那麼多好處,他們老實了麼?”

法正立馬就冇音了。

賈詡隨後向法正解釋。

“涼州的羌族與你們蜀中的蠻族不一樣,羌族的部落首領和匈奴的單於,鮮卑的首領一樣,對部落的掌控力非常強,他們視部落的人為私產,對漢朝的撫慰政策極為警覺,生怕大漢會蠶食掉他們在部落中勢力,他們常年使部落處於戰爭中,為的就是在戰爭中增強自己對部落的掌控力度,因為羌人和鮮卑人一樣,是以武為尊,”

“他們依附於漢族,但同時又充滿了獨立的渴望,漢廷給他們的好處,根本就不會直接下達到普通羌人的手中,基本在部落首領那邊就被攔截了,這些物資不會讓羌民改善生活,隻會讓他們馴養更多的戰馬,鑄造更多的弓箭,用來用作下一次反叛漢朝統治的工具,叛羌各部之所以不斷的叛漢,並不是漢人對他們太過不友好,而是不斷的反叛然後再被招降,是他們部落延續至今的生存方式。”

法正聽的目瞪口呆,完全不知道該如何做了。

看起來,涼州出身的賈詡比自己要瞭解羌族多的多。

“那敢問大都護,我們接下來當如何做?”

“要他們徹底賓服是不可能的,但讓他們消停一陣子倒是可以的……連縱,遊說,從內部瓦解,逼他們內亂,然後進行一次大規模的平叛,打的他們直不起腰來,三兩年內都冇有辦法給我們添堵,這就夠了。”賈詡平靜地道。

法正聞言沉默了:“敢問都護,這個連縱應該怎麼個連縱法?”

賈詡冇有說話,他緩緩地從袖筒出取出了一份縑帛,道:“這是老夫離開京城之前,讓衛士署的人整理出來的,是關於武都,漢陽,隴西,安定,北地五郡,共計三十三個羌族部落首領的人脈與彼此之間的關係,這些部落雖然與我們不睦,但他們彼此之間,亦不睦,許多部族為了爭奪資源,經常發生血戰,仇恨極深,另有些羌族首領年邁,需要傳位給兒子,但羌族人的嫡庶概念並不是很強,子嗣爭鋒分裂部落的事並不罕見,如此就給了我們在當中來回運作的手段……”

法正拿過那捲縑帛,驚訝地讀了好一會,驚訝地抬頭看向賈詡道:“這些,都是衛士署查證的?”

“是。”

“可是,衛士署的人就算是要查,怎麼可能查探的這般精確?”

“因為老夫給他們提供了大致的反向和需要仔細走訪的人。”

“都護你?”

“法府君,你需知道,老夫在涼州,活了四十餘載,冇有人比老夫更瞭解這個地方了。”

法正輕輕地嚥了一口口水,他自認為,自己就是在蜀中待上一百年,恐怕也冇有賈詡對家鄉瞭解的這麼深刻。

“隻是,若要行連縱離間之法,非得有一個精明之人統籌,且此人一定要善於此道,法某自認為在這方麵還是差了一些。”

賈詡搖了搖頭,道:“無礙,此事老夫會給你提供一個合適的人選。”

“誰?”

“李儒!”

……

有了賈詡提供的情報線索並製定方針,然後再由法正,孟達,吳懿等人在明處統籌各郡資源,另有李儒在暗處行事連縱,整個涼州的羌族真的是被他們攪和成了一鍋粥。

數月之間,十餘個部落彼此來回進攻,同時有七個部落首領的子侄起事,殺死了部落首領,奪其基業,但就算是如此也不妨礙這些羌叛,幾乎每個月都要起兵反叛當地的縣署。

在涼州東部五郡一片混亂的情況下,繼續開始整合涼州的軍事力量。

他帶來的張遼和高順等人自不必說。

以法正,龐德,孟達,吳懿等郡守勢力,亦是他的堅定追隨者。

同時,馬騰和閻行兩軍是歸大漢朝指揮的,但獨立性較強,同時他們在本地跟羌族各部也有著錯綜複雜的利益,賈詡不能完全的信任他們,但在明麵上他們卻必須要給予賈詡足夠的支撐,以顯示對朝廷的誠意。

隨後,毫無疑問就是開打了。

在兵馬的整體數量上麵,各郡的郡兵處於劣勢,但羌族各部都是各自為伍,可以各個擊破,而且數萬黃巾之眾當中,有不少精銳在這段時間被龐德操練成也精英甲士,也可大用。

東部五郡所能提供戰馬的數量也是足夠。

唯一有些捉襟見肘的,就是可以使用的大將之才。

法正和賈詡都不能臨陣,馬騰、馬超父子還有閻行,會協助平叛,但因為利益糾葛也不會為賈詡儘死力,在某種程度來來說,隻是協助。

所以能夠用來征戰的良將,有張遼,高順,龐德三人……吳懿所處的武都郡位置比較特殊,是涼州通往蜀中的咽喉,因而他不能擅離,孟達和法正身為郡守,得在後方坐鎮。

張遼,高順,龐德毫無疑問,都是大將之才,但對於地域廣大,羌叛眾多的涼州來說,還是有些不夠用。

就在他有些犯愁的時候,劉琮奉命抵達了西涼,來協助賈詡。

賈詡接到了劉琦的書信,知道劉琦是想鍛鍊劉琮一下,故而將他扔到這裡,問題是賈詡目前自己也是一屁股屎冇擦乾淨,哪裡還有多餘的精神頭鍛鍊劉琮。

但緊接著,孫策來了!

而在孫策抵達涼州之前,劉琦暗中已經派人去見了賈詡,將箇中的事宜全部向賈詡講明。

劉琦告訴賈詡:“放心大膽的用這位江東猛虎之子,他這次來涼州,毫無疑問就是要建立功勳的,雖然他心懷叵測,但卻不妨礙在涼州儘心竭力的建功,把難打的仗,難啃的骨頭都交給他,這個孫郎不是凡人,有大將之才,一定能夠用起到大作用!”

1秒記住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