呂布氣惱,卻也無可奈何,抱拳告辭。

一路之上,軍隊無言。

陳宮卻突然上前,開口言道:“將軍,此次回雍丘,將軍可有思量?”

呂布疑惑,問道:“公台有何想法?”

陳宮低聲,“將軍,曹軍是將軍大破的,那趙雲卻最後殺將出來,回頭論功行賞,趙雲可是頭功。”

“他如何敢搶我功勞!”呂布大怒。

“噓,將軍稍安勿躁,且聽我說完。”陳宮低聲言道:“將軍隻是楊辰客將,趙雲卻是楊辰心腹,將軍是被曹軍圍殺,險些身死,趙雲營救將軍,大破曹軍,大戰之後,楊辰必定將頭功給那趙雲。”

“將軍拚殺,身上受傷無數,看看四周,兩萬大軍,現今隻剩下三千餘人,又冇有功勞可得,將軍難道心中不氣?”

呂布大怒,氣的方天畫戟橫掃,高聲怒喝道:“若是如此,我豈能容忍!”

陳宮卻又說道:“我有一計,讓將軍不必容受這種侮辱。”

“公台快說。”呂布大喜,連連問道。

陳宮笑道:“將軍,此番回雍丘,可是理所應當,而我們在雍丘,還有不少手下。”

“現今雍丘,隻有許褚帶的一萬雜兵,楊辰大軍在外,我們若是趁此機會,控製雍丘,斷了他楊辰的糧草,他楊辰必然繞路而行。”

“到時候,我們再與袁術聯合,一同剿滅那楊辰,豈不妙哉!”

呂布大喜,卻又疑惑言道:“聽聞楊辰與那劉備聯合,袁術大軍被劉備牽製,該如何?”

陳宮輕笑,拿出一張文書,遞給呂布。

“就在昨夜,我已經聽聞訊息,劉備在徐州按兵不動,不僅冇有北上伐袁術,反倒有坐虎觀山的意思。”

“我們若是能再說服劉備,與劉備聯合,三軍一同剿殺楊辰,他楊辰遠離幷州,又被我們堵死退路,縱然有再強能耐,也無力迴天。”

呂布聽聞,不由得言道:“公台所言,令我撥雲見日,茅塞頓開!公台真乃我知心也!”

“好!就按公台所說的做,先行奪取雍丘!”

呂布豪氣淩雲,率領殘餘三千餘人,直衝雍丘。

陳宮冷笑一聲,心中直罵呂布愚蠢。

……

兗州邊界,楊辰所率大軍停下休整。

此時傳令兵前來,報趙雲大破曹軍,曹軍向西方逃走。

總結情報後,郭嘉不由得讚歎一聲。

“主公,你這驅虎吞狼之計,讓我好生敬佩啊。不僅大破曹操七萬大軍,還讓呂布兩萬餘人隻剩下三千殘部,兩相之下,竟然是我軍損失最小。”

楊辰輕笑,開口道:“若不是呂布那麼配合,我這計謀還不一定用得上呢。”

“說來這陳宮還真是妙人,為何呂布如此聽信讒言,那陳宮卻能屢次勸動呂布?”

若不是有陳宮在後勸說,呂布不會降服楊辰,獻出雍丘,也不會乖乖的追逐曹操,與曹軍大戰。

可以說,這一次討伐曹操,陳宮立了大功。

楊辰哈哈笑道:“不是呂布聽陳宮的,而是呂布無謀無斷,貪生怕死,猶豫不決,又是雞腸鼠肚,小人之心,不然也不至於殺了丁原,誅了董卓。”

聽聞此話,郭嘉抱拳,大為敬佩。

“現在曹操逃走,我等若是能夠前往洛陽,拒守官渡,打通幷州與兗州連接,可圖中原啊!”郭嘉言道。

楊辰還未開口,便突然接到傳令兵訊息。

“報,徐州劉備,大軍開撥,自徐州而出,向西南而行。”

楊辰郭嘉兩人看向地圖。

片刻之後,郭嘉臉色異變。

“這劉備,冇有南伐討伐袁術,反而向西南而行,想要繞過揚州,前往豫州?”

楊辰搖頭:“兗州之下,是豫州,邊緣同樣有袁術勢力,若是劉備自稱想要隔斷袁術大軍北上,也說得過去。”

“可現在劉備冇有與袁術大軍糾纏,袁術若是北上,攻打徐州,劉備豈不是退無可退?”

“這就是劉備的目的,他想要先行攻打豫州,讓出徐州,將袁術這個難題留給我們。”

郭嘉臉色愈發難看。

兩人都已經想到了問題的關鍵。

劉備讓出徐州,袁術定然北上攻打,一旦被袁術得手,他可以藉著徐州直接威脅幷州。

楊辰為保幷州不失,定然要解決袁術,而此次大軍南伐,殺破曹操後已經無力再戰袁術,回去修整之後便又是半年時間。

半年之後,楊辰還不能直接攻打豫州,需要先解決袁術,若是獲勝,也需要足足半年。

若是失敗,時間更久。

而這段時間裡麵,劉備就可以坐擁豫州,不斷髮展。

而現今楊辰大軍不過在兗州邊緣,縱然是得到洛陽,也定然不能行軍太久,對遠在新野,汝南等地的劉備更是無從下手。

劉備這一撤,更是全身而退,無論如何,楊辰拿他毫無辦法。

而這撤退隻是楊辰以為的撤退,表麵上,劉備還在攻打袁術所據,仁義道德同樣無法威脅。

“這劉備,真是夠狡猾的!”郭嘉氣惱,一拳砸在石頭上。

楊辰想的卻要比郭嘉看的更遠。

劉備此行去往豫州,豫州空虛,袁術定然不會出兵阻攔。

可以說豫州已經是劉備的天下,而豫州之下,是荊州。

隆中就在荊州。

隆中是什麼地方?

臥龍諸葛亮的住所。

此行劉備一去,順道還可以收了諸葛亮。

將來若是楊辰南下,劉備還可以入川蜀,退守巴蜀。

之後便是三足鼎立之勢。

難道天下大勢真的不可為嗎?

楊辰一向如此,冇由來一陣恐懼。

三足鼎立之後,楊辰坐擁北方中原,孫堅據守江東,劉備據守川蜀,漢中。

這與曆史上的三足鼎立,簡直一模一樣。

楊辰思量之間,卻被一旁郭嘉打斷。

“主公?怎麼了?”郭嘉眼中滿是擔憂。

楊辰擺手,示意自己無事。

那些畢竟遙遠,當務之急,是誅殺曹操。

他身為主公,一旦亂了,大軍可也就亂了。

楊辰收起心中思緒,手指地圖,言道:“命令趙雲,率領大軍,守住這個地方,命張遼,在趙雲之後,我與你一同,坐鎮最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