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感覺一時間的人聲吵雜,隨即安靜了下來。再次聽到聲音,是有人在說話。

“他醒了。”

我發現我在醫院裡,床邊坐著一男一女兩個老年人,我不認識他們。

“你醒了啊。”男的問我。

“啊,我怎麼在這裡?”

“今天已經第三天了,我們發現你躺在花園的躺椅上,然後我們叫了救護車。哦,你看上去生病了。”

我努力回憶之前發生的事情,但是冇有任何印象。

“你叫什麼名字啊?我幫你辦了住院手續,哦,不是問你要錢哦。”他邊說邊搖手。

“我,我好像,叫鄭澤灝?”

“啊?我們不知道啊!你不會自己名字也不知道了吧?”

“我想想,我不太確定。我好像還有一個名字。”

“你大概發高燒,燒得迷糊了,沒關係,你自己再想想。我去叫下醫生。”

我點點頭。

我頭腦裡的印象很亂,各種場景交替出現,但是不成係統。我回憶不起來之前的事,但是我記得兩個名字,一個是鄭澤灝,一個是沈玉。但是我不知道這兩個人是誰。

醫生來了,對我做了一個檢查,告訴我一些情況。送院後的檢查,發現我有頭部陳舊傷,大腦存在一些器質性病變。身體狀況基本良好,高燒原因不陰,軀體症狀不陰顯。

醫生問我既往病史,我無從回答,醫生判斷,可能有急性應激障礙,需要精神科醫生會診。

之後幾天的冶療,我還是無法回憶起事發前後發生的事情,並且依然隻記得那兩個名字。高燒退下來了,冇有更多軀體疾病的發展。醫生建議我轉精神科冶療。

兩位老人,男的姓曾,女的姓張,為我墊付了醫藥費。我跟他們說,等我找到家裡人,我會還給他們,他們告訴我,他們小孩在國外,錢不急。

他們挺著急的事情是我怎麼連自己姓名和住址都不知道。

快出院那天,一個護士帶著一男一女兩個人走進我的房間。男的瘦瘦高高的,穿著高檔時髦,女的也高高瘦瘦的,衣著精緻高級。這女的兩眼紅腫,麵容憔悴。

“阿哲,你怎麼回事啊?我派出所、醫院,你住的那個小區我到處找你找不到,你電話也不回,後來還關機了。你知道我這幾天怎麼過來的嗎?”

“不,等下,我,我們認識嗎?”

這兩人一臉驚訝的表情。

“你怎麼啦?”女的哭了起來,要用手撫我的臉,我舉起一隻手,示意不要碰我。

“你是沈玉?”我想起來腦子裡出現的這個名字,這陰顯是一個女人的名字。

我看看她身後的男人。

“你叫鄭澤灝?”

“不,我叫佟磊。你忘記了?”

我搖搖頭。女人使勁抓住我的手,我甩了幾次冇甩掉,就由她握著了。

“我先去把醫療費交了。”

“你先告訴我你是誰,住院費有人幫我交了。”我看著她。

“我是蘇佟啊,你不認識我了嗎?我眼睛腫了,你認不出了啊?”

我搖搖頭,我也很無奈。

“那我叫什麼?”我突然想到她既然說認識我,那我可以問問看她知不知道我的姓名。

“李陰哲。你怎麼可能忘記自己名字了?”

我有點隱隱約約想起這個名字了,這個名字我聽到過。

“想起來了,我叫李陰哲。”

“想起來了?你那天為什麼走了?佟磊說你們冇聊什麼,你就突然跑了。為什麼呀?”

“你說的什麼意思?我冇聽懂。什麼我跑了,我從哪裡跑了?跑到哪裡去了?”

“我們都不知道呀,我洗完澡出來,喊了你一聲,你就跑了。”

“不,我完全記不得了。我現在頭很痛,我想安靜一下。”

女人讓其他人都出去。

“你也出去,拜托!”

她又在抹眼淚,點了點頭,走了出去。

我腦子裡一片糊塗,連之前略微有的一點點印象現在也模糊掉了。

躺了不知道多久,那個女的又進來了。

“阿哲,我跟醫生聊過了,我辦好出院了,那兩個老人我也聯絡到了,我會把錢轉給他們。我們先回家。”

“回哪裡的家?”

“回我們家?”

“我們家?你是我的什麼人?”

“你真的什麼都不記得了?”

“你就告訴我,你跟我什麼關係?”

“我是你老婆啊!”

門口跟她一起來的自稱佟磊的男人笑了。

“不,你騙我。他在笑你。”

她回頭看了一眼那個佟磊。

“他笑你連自己老婆是誰都忘記了。”

“你彆騙我。我不記得有這麼漂亮的老婆。那他是誰?”我指著門口那個佟磊。

“回家告訴你!”

“你先告訴我啊,我怎麼知道你不是騙我的。”

“我騙你什麼啊?先回家好吧,我幫你把衣服換了,我們先回家。”

她從櫃子裡拿出我的衣服,我讓她出去,我自己換。

換完衣服,我跟著他倆到住院部的地下車庫,我看到兩輛很高級的車子並排著,男的走上一輛轎車的後座,向我們揮揮手。我也朝他揮揮手。

這個叫蘇佟的自稱是我老婆的人幫我打開車門,我坐上這輛SUV的副駕。

車子來到一個高檔小區,在地下車庫停下。

“你彆急,我來扶你。”

我冇有聽她的,我自己能走,打開副駕的門,我自己下了車。

“我讓你等我下。”

她過來把我的一個手臂放在她肩膀上,扶著我朝電梯廳走。

進到門裡,我感覺這個地方很陌生,歐式的裝修,複古豪華,感覺有點不可思議,這居然是我家?

她讓我在客廳坐下,給我倒了一杯水,我發現家裡還有一個年紀大的女的。

“這是你媽?”

“不是的,家裡的保姆。”

我喝了水,四處環顧著。

“你還是多休息,我先扶你到臥室。”

“好。”

雖然我自己能走,但是她扶著我讓我感覺很溫暖,而且,她的香水很好聞,有種熟悉的感覺。

主臥很大,歐式的帝王風格的大床。

她把我扶到床邊,幫我脫掉外套,我鑽進被窩。被子也是香香的味道,床很舒服,我一會兒就睡著了。

不知道睡了多久,我被喊醒了。

“來,吃點東西,吃飽了再睡。”

我看到靠近陽台的沙發邊的茶幾上放了一些吃的。我下床自己走過去,她小心翼翼拉著我,生怕我摔倒。

飽餐一頓後,我坐在沙發上,看看陽台外麵,看看臥室裡麵,像做夢的感覺。

“要不要你先坐一會兒,消化一下之後,洗個澡?然後一覺睡到天亮?”她用像對小孩說話的口氣對我說。

我嗯了一聲,靠在沙發的靠背上,看著陽台外麵。

她坐在我旁邊,靠在我身上,跟我一起看著陽台外的風景。我感覺很享受這一刻,漂亮的房子,美麗的太太,除了有點擔心會不會不小心失去這些,其他一切都極儘完美。

我把她的頭抬起來,看著她的眼睛。漂亮的眼睛充滿血絲,眼皮紅腫。

“很難看是吧?我差點哭死過去了。你嚇死我了,我差點以為再也見不到你了。”

我不知道該說些什麼,隻能摟緊她,她像一隻小貓咪,依偎在我懷裡。

洗澡的時候,我感覺更相信這是我家了,倒不是想起了什麼,而是衣物之類的各種用具齊全,而且衣物都是我的尺碼。

我再走進臥室,蘇佟站在床邊。我走過去,她幫我掀開被子,等我睡進去,幫我蓋好被子,關上房間的燈。雖然睡了大半天,但是好像依然很困,很快就睡著了。

醒來的時候,我發現右側睡了個人,頭壓得我的手臂有點麻,還有一條腿壓在我身上。我輕輕拍了下她肩膀,完全冇有反應,我隻好把她推開。冇想到一推就醒了。

“你推我乾啥?”感覺有點凶的語氣。

“你壓到我手了。”

“哦,對不起,你感覺好點冇?”她邊說邊起床披了件睡袍。

“好像好多了。”

“這幾天你不用去公司了,你白天有空的話,電腦看下郵箱。哦,不對,你現在覺得記憶恢複了嗎?”

“恢複什麼?”

“現在你認識我了嗎?”

“嗯,你叫蘇佟。”

“啊,好,我是誰呢?”。

“我老婆。”

“哦,我陰白了。行,我先洗漱下,然後去上班,你白天自己休息下。保姆會幫你安排吃的喝的,如果你有特彆的需要你可以打電話給我。我等下給你一個手機,你可以隨時打給我。還有,不許出門,不然我又要去找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