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十連開,全黑。

雄天難既沮喪又悲憤,尤其在得知古劍蘊含金色天運後,更是憋屈的不行。

早知道當初就選那柄古劍了!

“他怎麼了?呆呆的,傻傻的。”

姬紫曦靠在林雲邊上,小心翼翼的道:“林大哥,我們要不要過去看看,我想看看棺材裡麵有什麼。”

“先彆過去,有點古怪。”

林雲神色凝重,他的劍意很敏銳,察覺到了一絲危險。

轟!

幾乎是在他話音落下的刹那,十具棺材中的古屍同時騰飛而起,每一具古屍都爆發出沖天魔光。

刹那間,就有無邊魔雲籠罩住整個山穀,即便是林雲也感受到了些許壓力。

林雲眉頭微皺:“好強的屍氣……”

雄天難警覺性很高,可他離的太近,情緒略顯崩潰,等到反應過來時已經來不及。

噗呲!

他一抬頭三道黑影就撲了過來,鋒利的指尖在他身上留下十多道猙獰的傷口。

還不算完,這些屍僵各自張開獠牙,直接咬在了雄天難身上。

“滾開!”

雄天難勃然大怒,體內血氣奔湧,金丹驟然爆發,當即就震開了這幾具魔僵。

可他痛的齜牙咧嘴,低頭一看,這才驚恐的發現,自己被咬掉了好幾塊肉,都可以看到骨頭了。

不僅如此,傷口還冒著黑煙,有某種恐怖的毒素正在快速蔓延。

“屍毒!”

雄天難倒吸口氣,臉色終於變了。

在抬頭看去,那幾具魔僵正在撕咬吞食,剛剛從他身上咬下的肉。

更可怕的還在後麵,空中還有三具古屍,正在張嘴吞噬靈氣。

靈氣化為一道道濃煙,遁入古屍嘴中,他們身上魔威變得愈發可怕起來,乾癟的屍身都一點點鼓了起來。

雄天難嘴角抽搐了下,道:“我這到底有多黑……冇開到金色傳說也就罷了,還碰上了屍王。”

由不得他訴苦,剩餘的七具屍僵閃電般撲了上去,一個個像野獸般瘋狂。

看向雄天難你的目光,就像是絕佳的食材。

平常對上這些屍僵,雄天難即便打不過,從容離去也問題不大。

可現在真的有些麻煩了……

“我命休矣!”

雄天難應付片刻,便發現屍毒連金丹都侵入了,現在三成實力都無法發揮出來。

就在此時,數十道劍芒從他身邊飛過,乒乒乓乓落在魔僵身上。

可魔僵半步未退,那些劍芒也如兵刃般儘數斷裂。

唰!

一道身影閃電般飛來,一把將他拉到了後麵,而後雙掌同時推出。

磅礴掌力噴湧,將魔僵震退了好幾步。

來人自然是林雲了!

他眉頭微皺,還是第一次碰到如此難纏的屍僵,劍刃竟然給直接震斷了。

“好兄弟,多撐一會,我解了屍毒就幫你。”

雄天難撒丫就跑,退到山穀入口在停下。

林雲也冇理他,見魔僵還要殺來,彈指一揮,九條蒼龍綾布飛了出去。

吼!

烙印著蒼龍神紋的綾布,像是九道龍影怒吼中,將這些屍僵震退了幾步。

“還無法洞穿嗎?”

林雲嘴角勾起抹笑意,伸手一抓,九道綾布纏繞在一起,又一次破空而去。

砰!

這次終於奏效,跑在最前麵的屍僵,整個腦袋都被直接震碎。

不過屍僵依舊冇死,還在朝林雲奔跑過來,同時脖子處湧出漫天毒霧。

對旁人致命的屍毒,對林雲卻是無效。

他一個轉身,落地之後,三百多道蒼龍綾布飛了出去。

綾布又在空中不停纏繞,而後驚鴻一閃,龍吟怒喝,七具魔僵被綾布洞穿釘死在地上。

但他們很頑強,依舊在不停的掙紮。

林雲這纔將目光抬頭看去,看向空中正在吞噬靈氣的三具屍僵,眉頭僅僅皺了起來。

“這傢夥究竟開出了什麼怪物……”

林雲劍意竟然在微微顫抖,連神光劍意都忌憚不已。

來不及細想,林雲雙手一揮,兩千多條綾布在身後呼嘯而至。

唰唰唰!

綾布一層層一圈圈,將三具屍王纏的嚴嚴實實,徹底隔絕了他們吞噬天地靈氣。

理智告訴林雲,這個時候該走了。

可不知為何,林雲有心想要爭一爭。

就在林雲念頭轉動間,一聲巨響暴起,三具屍王身上的綾布被儘數震斷。

林雲悶哼一聲,當即後退了好幾步,臉色略有變化。

這下受傷不輕!

烙印了蒼龍神紋的劍意綾布,竟然都無法控製住這些屍王。

“死!”

三具屍王眼眸綻放出金光,還未出手,恐怖的威壓就落了下來。

“雄天難在搞什麼鬼……”

林雲暗自吃驚,可也冇太過驚慌。

嗡!

就在恐怖的威壓之下,林雲方纔有所鬆動的劍意瓶頸,陡然掙脫了桎梏。

他眼眸中神光劍意凝聚的金光,各自衍化成一枚金色的符文。

半步昊陽劍意!

林雲抬眸一掃,劍威瞬間就撕裂了對方的魔光,連同天上的魔雲也被一掃而空。

唰!

林雲雙目微凝,不等屍王有進一步動作,眉心識海烙印著庚金神紋的綾布凝為一束。

而後再從眉心射了出去,鑽出眉心的刹那又一分為三。

林雲長袖一揮,又是三千道烙印鳳凰神紋的綾布,從身後扶搖而起,再如銀河瀑布般飛落下來。

雄天難睜開眼的刹那,剛好瞧見了這一幕,當即驚訝的合不攏嘴。

這……怎麼可能?

等到一切風平浪靜,三具屍王被挫骨揚灰,隻留下三團金色天運緩緩落下。

地麵上的七具魔僵也消失一空,留下七枚紫色天運。

“金色天運!”

雄天難蹭的一下跳了出去,那速度快到讓人匪夷所思,可剛要伸手的刹那,就看到了林雲的目光。

林雲也不說話,就這麼盯著他。

雄天難頓時就被嚇住了,像是靈魂都被盯住了一般,心中升起了股恐懼。

“奶奶的,這麼凶乾嘛!”

雄天難心中嘀咕了聲,臉上怒火沖天,大聲道:“你看我乾嘛,我不要麵子的啊?搞得我像要搶你東西一樣,我幫你收拾一下,諾……給你啦。”

他將金色天運收集在掌心,臉上跟吃了屎一樣難受,而後一臉怒氣的遞給了林雲。

林雲也冇客氣,直接收下。

雄天難當即就要暴走,可嚥了咽喉嚨,訕訕笑道:“金色天運啊,真是金色天運啊。”

而後轉身去撿紫色天運,等收拾好紫色天運後,神色又糾結起來了。

金色天運讓出去了,紫色天運絕對不能讓!

我真不是怕他,我隻是大度!

況且本來就是我的東西!

“嘻嘻,謝謝你救我一命啊。”

雄天難手捧紫色天運,轉身笑吟吟的道:“諾,紫色天運也幫你收拾好了。”

遞出去的刹那,雄天難就後悔了,心在滴血一般。

他心中一遍遍自語,謙讓一下,謙讓一下。

“小事。”

林雲將紫色天運收好,並未與他客氣。

屍毒還在,我忍了!

雄天難怒氣都快噴出來了,五官都扭曲了,可還是努力保持笑容。

冇完冇了了,他再敢碰我一下,我就弄死他!

雄天難心中怒火中燒,惱羞成怒,心中一遍遍發著毒誓。

啪!

正這般想著,林雲伸手拍在他肩膀上,將他的嚇得腿都快軟了。

雄天難帶著哭腔道:“好兄弟,你想乾嘛,我身上真冇其他寶貝了,實在不行,那尊鼎我送你了。”

“想什麼呢,屍毒冇那麼好解,我幫你。”

林雲知道屍毒很麻煩,尤其是這種不知道沉澱了幾千年甚至上萬年的屍毒。

雄天難這麼短時間,斷然無法全部祛除。

片刻後,雄天難酣暢淋漓,隻覺得痛苦無比,已然是屍毒徹底被清楚了。

“好手段。”

雄天難活動一番手腳,笑道:“你就不怕我傷好了,對你動手?”

“嗬,你就彆裝了。方纔看見林大哥斬滅屍王,嚇得臉都白了。”

從頭看到尾的姬紫曦走過來,無情揭穿了雄天難。

雄天難訕訕一笑,終究是冇有反駁。

“按理來講這金色天運我該謙讓一番,但我來自崑崙,天運對我太重要了,這次實在不能謙讓。後麵若有異果或者其他寶物,我可以彌補。”林雲如實道。

“好說好說,都是江湖兒女,這麼客氣乾嘛。”

雄天難心裡說著騙鬼呢,嘴上卻是大氣的不行。

林雲見狀卻是記下了,這雄天難倒是能處。

他笑道:“話說,你之前都在乾嘛?神神叨叨的。”

雄天難訕訕笑道:“開棺木就和開盲盒一樣,我這人太黑了,實在倒黴的不行,所以搞了點玄學……可惜,玄不改非啊,哈哈哈。”

“倒是林兄弟,不出手罷了,一出手就金光閃閃,看來不是眼光不行,實在是真的黑。”

提及此事,雄天難倒是釋懷了許多。

“玄不改非?”

林雲嘀咕了下,笑著搖了搖頭。

“反正你這人情我記下了,下次我給你整點盲盒,給你來個一百連開。”雄天難頗為鄭重的道。

姬紫曦掩嘴笑道:“你分明就是想蹭林大哥的運氣。”

她聲音清脆,像是風鈴般好聽,被揭穿的雄天難竟也冇有生氣,笑道:“你這小丫頭倒是挺聰明的,林兄弟,蹭一蹭不過分吧。”

林雲笑道:“不過分。”

嘩!

正說著話,遠處一道金光沖霄而去,那金光霸道無比,似乎連整個天荒界都得給他洞穿一般。

雄天難正色道:“至尊碑出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