殷無流出手將一道雷電引導出來後,飛出不長的一段距離後,便直接在空中炸裂開,然後化作了無數細小的雷弧四處飛射而去。

隻不過連殷無流都未曾想到,光是自己釋放出的這一道雷電,竟然會有著後續如此巨大的影響。

那根石柱出現明顯的變化,柱體上佈滿了密密麻麻的雷弧,它們不光在快速的遊走著,連周圍的天地能量,甚至於雷屬性的規則都隨之發生了改變。

石柱的變化引起了鳳離的注意,或者說石柱以一種隻有鳳離才明白的方式,向其發出了一種召喚。

與此同時這片天地也同樣發生了變化,隻不過這種變化十分隱晦,若非左風構建出來的陣法特殊,有一部分陣法之力,等於直接嵌入到了這片空間的規則之中,他也休想能夠察覺到什麼。

不過要說最為奇特的地方,還要數幻空和王小魚所在之處。他們兩個本來就做好準備,所以即便是非常隱晦的能量變化,他們仍舊能夠第一時間有所覺察。

這兩位坤玄大陸頂尖符文陣法師,幻空甚至是大陸上巔峰存在,在捕捉到異常後立刻就展開了行動。

在他們兩個的共同出手下,直接將能量波動背後的規則給“掀”了出來,直接在空中浮現出了實體模樣的火花和雷弧。

這基本上就是他們兩個,在進入這片空間以後,見到的唯一一種真實存在的事物。換做其他人恐怕會激動的落淚,王小魚都不免心情激盪,有些難以保持冷靜,唯有幻空情緒不動如山,穩穩的開始進行下一步。

那枚由幻空刻畫出來的遠古符文,本身便十分的稀有,王小魚不要說是刻畫,她甚至從未曾見到過。

如果放在外麵,王小魚會當場提出交易,不惜任何代價也要掌握這枚符文。可是身處於這特殊的空間當中,她卻是連提出交易的話都傳遞不出來。

畢竟雙方的真正身份,實際上是敵對的,合作是因為當下處境的緣故,若是再談其他就都是非分之想了。

另外王小魚雖然第一次見到,可是以她對其它符文的掌握,知道眼前這枚符文的威力應該非常驚人,尤其是這枚符文之中,是蘊含了極高品質的雷屬性規則在其中。

即便如此王小魚能夠看出的也不過隻是個皮毛罷了,她其實並不清楚,這符文到底有多麼強大,同時又是多麼的複雜深奧

幻空如今隻是魂體狀態,所以既看不到表情,更加不會看到**上的反應,自然也無法瞭解這枚符文刻畫時的艱難。

如果說幻空掌握的諸多符文之中,刻畫最為困難的那些,眼前這枚符文即便不是第一,也絕對排在前五。

因為這枚符文來自很久之前的奪天山前輩所留,那位前輩最後是破開“天戒”離開的坤玄大陸。

天戒本身還有一個名字,被稱為“雷劫”,可以說是最為恐怖的雷霆之力。當年那位奪天山前輩,恰巧還是位符文陣法大師,未曾離開之前就醉心於研究各種符文。

當他在破開天戒,從坤玄大陸上離開之時,與天戒雷罰近距離接觸,然後他就……獲得了感悟。很驚人,很難想象在那種痛苦和危險之中,這位前輩還能夠沉浸其中獲取感悟,如今幻空所凝鍊的符文,就是那位前輩在天戒當中感悟而得。

這枚符文既是最難以刻畫出來的符文,同時也是幻空所掌握的符文中,雷屬性規則最強的一枚。

究竟會有什麼效果,幻空自己也並不清楚,但是他隻知道不能有所保留,出手就要全力以赴,否則眼前的機會便白白錯過了。

如此強大的符文,在落入那處雷弧遊走的範圍內,馬上便出現了變化,那些如流光般快速遊走的雷弧,立刻就被定在了當場。

然後那三道雷弧便再一次動了起來,它們就像是地底進入冬眠的蛇般,慢慢的將身體蜷縮成一團,最終再也看不到雷弧的模樣,它們徹底化作了三顆光團。

在王小魚還驚訝於那枚強大符文的時候,眼前已經出現瞭如此驚人的變化。而幻空從始至終都冇有愣神,隻是稍稍觀察感應了一下,伸手就朝著那三顆光團揮了揮魂體所凝虛幻的手。

那三顆光團直接朝著他飛了過去,王小魚雖然有些錯愕,倒是很快便反應了過來,緊跟著一樣伸出魂體所化的虛幻手掌,同樣朝著那光團釋放力量。

幻空微微一怔,顯然冇有想到,王小魚會跟自己爭奪光球。不過他隻是短暫的僵持以後,就選擇了放掉一顆光球,讓其自行飛向王小魚那邊。

就在這極短的時間內,幻空已經在心中有過一番衡量。他之所以選擇放棄,一個最重要的原因,是他也無法確定,這光球到底是什麼存在,到底是有益或是有害。

這種時候王小魚既然想要得到,幻空便留給她一顆。如果光團會帶來益處,那麼自己獲得兩顆,自然是獲益最大的。而如果光團有害,那王小魚便也要同樣承擔相應的傷害。

如果隻是自己受到傷害,那麼即使這魂體冇有當場被毀滅,恐怕王小魚也絕不會放過這個機會。而如果彼此都受到了傷害,起碼現在這種平衡的狀態不會被打破。

再有就是如果直接與王小魚爭搶三顆光團,對於幻空來說負擔還是有些大,所造成的消耗也會很大。

更重要的是這種全力以赴的出手,又是用魂力和念力與王小魚直接接觸,被對方看破自己身份的可能性是存在的。而現在的幻空,還不想暴露身份,隻要對方不清楚自己的身份,那就是自己最大的一張底牌。

兩顆光球被幻空召喚,緩緩的朝他飛去,另外一顆光球緩緩的朝著王小魚飛去。

王小魚觀察著幻空,她這個時候不得不爭,哪怕她明白幻空那麼簡單就放棄一顆光球的用意,她也不得不全力獲取一顆。

得到這枚光球,如果是受傷害,自己也不過是幻空的二分之一,而如果是有好處,甚至於是本質上改變的好處,那自己如果錯過,情況可就完全不同了。

不過她倒是一直跟著幻空在行動,對方控製著光球來到麵前,他也同樣控製著光球靠近自己。等到對方將光球,輕輕的吸納進入魂體所凝的身體當中,她也不敢落後的同樣去吸收那光團。

那光團其實倒也不需要特彆的吸收,在魂體與之接觸的瞬間,它便直接化作魂體的一部分,迅速的融入了進去。

光團進入幻空和王小魚魂體的瞬間,他們兩個的身體便猛的顫抖了一下。首先感受到的是一絲涼意,直接融入到了靈魂當中。

最初的感覺說不出來是好是壞,涼意將魂體浸透,卻又不會產生任何的冰寒所帶來的痛苦。

表麵上看起來好像並無什麼變化,然而下一刻幻空和王小魚就驚訝的發現,自己的這一絲靈魂竟然在壯大,然後連帶著自己的念力也在增強。

不管是幻空或是王小魚,其實都有些提心吊膽,因為他們也拿不準吸納這光團是好是壞,如今看來不光有好處,而且好處還非常的驚人。

光團除了增強了靈魂和念力,同時還有一絲絲十分隱晦的訊息,也一併傳入到了靈魂當中。似乎因為直接融入靈魂,才能夠發現這部分訊息,若是首先接觸到的是**,這訊息應該會很快就消失不見。

雖然幻空和王小魚,都無法立刻探尋這訊息的內容,可是他們都本能的調動念力,將這部分訊息包裹起來,然後存於自己的靈魂當中。

雖然是主動收取,而且從所觀察到的情況來看,似乎也冇有什麼問題,可是不管幻空還是王小魚,都不敢有半點大意,甚至他們連表露出歡喜都不敢。

因為在這片未知的環境中,一切存在都充滿未知,表麵上看起來對自己有極大益處的存在,可是一轉頭就變成了對自己有極大傷害的能量。

他們兩個必須要時刻提防著,在出現問題的時候第一時間做出應變。徹底融入到靈魂之中的倒是不必在意,就算真的在意也冇有什麼用。

至於那部分訊息,多少有點像是一種記憶的傳遞,又或者是那種一次性的藥方或器譜之類,倒是也冇有必要太過擔心。

他們最害怕的還是那些,看不見摸不著的存在,就好像之前隱藏在波動之下的能量,還有隱藏在能量之下,更加隱蔽的規則之力。

所以幻空和王小魚,集中全部注意力,在身體當中迅速的探查著,尋找著可能引起任何變數的能量或存在。

不過他們兩個緊張了好一會兒,卻是什麼都冇有發現,靈魂當中也冇有任何變化。在這個過程中,外界也冇有什麼特殊變化,自然也冇有因為他們吸收光團,而被特彆針對的情況。

幻空和王小魚稍稍放鬆了一點後,這纔開始將注意力,重新轉向了靈魂當中。隨著他們留意自己那一絲靈魂,即便以幻空的沉穩,都忍不住激動起來。

因為就在剛剛那一瞬間,自己這一絲靈魂,直接膨脹了兩倍。至於王小魚也同樣激動萬分,因為她的那一縷靈魂,膨脹了差不多一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