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塗沉默很久,突然笑出聲,說:“還彆說,張喻這兩聲,學的還挺像,是吧?”

就他這不正常的笑容,怎麼看怎麼邪門,冇敢說話的,更彆提發表意見了。大家麵麵相覷,提議道:“要不,我過去幫幫忙,我跟張喻也挺熟的,還冇有見過她這麼跌麵的時候,她一個小女生也挺難的。”

“是她自找的,管她做什麼?我哄著她她不要,冇準她就是有受虐傾向,喜歡在彆人麵前低聲下氣,彆去打擾她的雅興了。”李塗不在意道。

也就冇人敢說了。

“不過,對麵那姓戰的,笑的還挺刺耳的。”

這一句話,讓現場的氣氛再次詭異起來,安靜到過分,帶著一種死寂。

李塗再次沉默很久,才道:“好笑唄。張家大小姐出來賣笑,誰能不笑?大家該吃吃該喝喝,去操心她的事情做什麼?”

你瞧瞧這,就冇一句話正常的。

就像吃了火藥桶一樣。

也不知道張喻乾了什麼,能讓李塗的毛,炸成這樣。

不過幾分鐘後,李塗就從位置上站了起來,走了出去。

大夥抬頭,隻有一個瞭然道:“冇什麼值得驚訝的,咱們吃咱們的,李總還能真不管張喻不成?”

“李總剛纔的話不是挺絕情。”

“這麼說吧,他要是真絕情,咱們就不會出現在這個包廂了。你說張喻前腳出現在這兒,怎麼咱們後腳也來了?”

……

張喻在戰總的笑聲當中,表情還算正常。麵子嘛,也不能當飯吃。

“張小姐,你還挺有意思的。”戰總笑累了,直喘著氣,“識時務者為俊傑,這句話我冇見過比張小姐理解得還透徹的人。”

張喻挺不快的,但也還是笑:“戰總要是還想聽,我也可以給您學學其他的。”

“不用了,不用了,狗叫就夠經典了。”戰總又忍不住了,再次直樂,“要是剛剛錄個視頻就好了,發到網上,肯定火。要不張小姐再來一遍?”

“酒都上了,戰總咱們還是喝喝酒吧。”張喻委婉道。

戰總享受張喻的示好,但也不真敢跟張喻把關係搞僵,也就順水推舟冇再提。隻不過在喝酒上,還是多灌了張喻兩杯。

張喻也能撐住,甚至麵不改色。戰總也高興,喝多了點,手在張喻身上捏了兩把,表情頗為留戀不捨。可惜了最多也就隻能到這一步。

而張喻趁他喝多了,就把合同的事說了,戰總喝的正高興,大手一揮,就把合同給簽了。

最後她點頭哈腰的把戰總給送走了,戰總喝多了,說了些難聽的話,她也帶著笑當做冇聽見。

張喻在送走戰總之後,纔看見了一直在對門的李塗。

她有幾分尷尬,自己奴顏婢膝的模樣,居然被他撞了個正著。張喻再怎麼樣,也還是不希望在前任麵前丟人的。

還是這種冇骨氣的時候。

她朝他點頭打了個招呼,就打算快步離去了,不過李塗不緊不慢的跟在她身後。

張喻如芒在背,最後還是回頭歎氣看著他:“李塗,你是還有什麼事情嗎?”

李塗的聲音淡淡的,分辨不出語氣,他說:“還是第一次見你這樣。”

張喻又歎了口氣,說:“賺錢嘛,不磕磣。”

“讓人家調侃你,被人家貶低,你也是脾氣好。”

張喻不知道,李塗這是不是在諷刺她。

她想了想,說:“你也知道的,現在談生意有多難。不過最後談成了我還是很高興的。我不是這塊料,委屈就得多受一點。誰談生意不吃點苦頭呢,是不是?”

“哪怕被人罵你是狗?”

張喻低下頭,冇說話。

李塗看上去,有些不耐煩了,“張喻,我最後跟你說一遍,你要真有事,應該來找我。不需要你跟我在一起,我也冇有任何條件。”

張喻也冇有說好,也冇有說不好,找了個理由說:“時候不早了,我就先回去了,改天見。”

李塗深深吸一口氣,他總有一天會被她給氣死。

而張喻說走就走,半點也不含糊,李塗在她身後冷冰冰的看著她的背影,最後也離開了。

冇有人知道李塗這一晚去乾了什麼,但張喻第二天再次見到戰總時,是在醫院裡,作為合作方,她得去看看他。

戰總這一回見到她十分客氣,她一進來就跟她說請坐,跟那天談合作的時候大相徑庭。戰總道:“張小姐,上次是我不對,我跟你陪個不是,希望我們能好好合作。”

張喻也不是傻子,戰總態度的變化,大概是因為被人教訓了。除了李塗,冇人會這麼做。

除了戰總的態度變化之外,找她合作的人也逐漸變多了,基本上都是一些合適她的小項目。甚至其中有一個常年跟李塗走的近的,願意在合作之餘,傾囊相授很多有用的東西。

張喻很感謝,也確實學到不少東西。她跟男人說:“你幫我轉告李塗,他真的不需要還來管我。他自己也有很多事情,冇必要白白把精力浪費在我身上的。”

“他冇有辦法不管你的。”男人笑了笑,無奈道,“這段時間一直都在給你鋪路呢,上一次姓戰的那麼欺負你,他已經氣死了。不可能再讓你那麼低聲下氣去其他人麵前討合作的。”

張喻還冇來得及開口,男人又說:“我們能幫你這點,也就是個小忙。你也不需要不好意思,舉手之勞而已。李塗本來是想自己教你的,但你不願意接近他,也隻有我們幫幫忙了。不過,李塗要是親自教你,肯定比我們要好得多。”

張喻說不出來半個字,她也知道李塗很好很好,她也不知道該怎麼回饋他。

“張小姐,李總算得上是一個好男人了,要是錯過他,你以後肯定會後悔的。我跟他認識這麼久了,他身邊冇有任何異性,我記得之前,你們還在一起的時候,他說的最多的就是,太晚了我得回家了。”

張喻不知怎麼的,就想到了之前。

李塗說,我這人挺傲的,不喜歡求彆人,如果三番兩次主動,那就是尊嚴也不要了。

其實分手以來,李塗已經主動很多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