漢克老兄的心情不美好了,甚至可以說,這是他近幾年來心情最差的時刻,原因嗎,很簡單,他的事業遭受了前所未有的打擊。

先是關於中華電影加拿小總代理這件事情告吹,讓他想要壟斷中華電影在加拿小的代理和放映權的可能徹底變成了不可能。

接著, 就是隨著張不凡的到來,讓他想要在中加合拍片中占據主導地位的想法也徹底泡湯。

其實稍微認真思考一下就能明白,這兩件事情本身也不太可能成功,首先是中華電影總代理這件事情,其實說白了根本不是什麼字幕、翻譯之類的原因,中華電影每年出品國外的也不算少數,尤其是那些名導,更是在國外有著不少關係密切的優質合作者,人家憑什麼要平白無故的給自己在加上你這麼一道枷鎖,至於其他電影,你想要引進的話,冇問題,來談啊,我們中華很開放的,你想要,隨時來談就好。

至於第二件事情那就更不可能呢,劇本是張不凡的,拍與不拍,其實都掌握在張不凡手裡,而他,隻不過是張不凡可以選擇的眾多合作者中的一個而已,結果他轉臉就想要成為主導者,怎麼可能?

兩件註定失敗的事情,甚至稍微用心想一想就能想明白的事情,引不起一個人這麼大的火氣, 而漢克之所以這麼生氣,一來和他這幾年太過順風順水有關, 二來嗎,就和這些老外看待中華的眼光有關了。

彆看漢克老兄是張不凡的影迷,但實際上,當他麵對這些中華來人的時候,在他的內心深處依舊有著某種可笑至極的優越感與輕視。

而當他的事業一路順遂蒸蒸日上的時候,這種愉悅感就開始越發的膨脹,而輕視也進而轉變成了高高在上的俯視。

這種感覺其實張墨感受最深刻,畢竟張不凡是漢克的偶像,而且漢克這幾年事業的成功離不開張不凡的幫助,但是張墨就不一樣了,無論是之前漢克跑去京城談代理的事情,還是這幾次談合作,張墨都能夠清晰的感覺到,漢克那禮貌中帶著的明顯的疏遠與輕視,尤其是在最近這兩次合作商談不順暢的時候,就更加明顯了。

不過張墨畢竟是從小助理一路乾上來的,這點肚量還是有的, 所以一直在忍讓。

然而張不凡可就不一樣了,我在國內的時候都從來冇有慣著誰過,你一個老外還想騎我頭上來?冇門!

於是,在商談很不順利,且發現漢克的態度明顯不對之後,張不凡果斷的叫停了商談,並且藉著正好播出的采訪節目,好好的敲打了漢克一通。

再於是,漢克老兄的身影,就出現在了他最喜歡的一家燒烤餐廳,化悲憤為食慾、化喜悅為食慾……你以為漢克這幾年為什麼能胖成這樣?就因為這老兄有著化一切為食慾的能力。

麵對著桌子上6個大盤子裡裝的重量很可能已經突破了2公斤的烤豬排烤牛排烤各種排,漢克直接連刀叉都省了,也懶得讓餐廳提供什麼一次性手套,直接上手,抓著一塊塗滿了燒烤醬的肉排就啃了起來。

當然,這老兄也不是乾吃,當美食進嘴,美妙的滋味進入大腦,心情變好的同時,他也開始認認真真思考起來,思考張不凡給他看那個節目的用意,思考接下來的合作。

不得不說,能做到漢克這個職位的,顯然不隻是單純靠運氣就能做到的,當沉下心來思考,有些東西他很快就想明白了。

所以,在啃第二塊烤肉排的時候,這位老兄臉上的表情就已經從生氣變成了苦笑,他不是想明白了張不凡讓他看那個節目,以及推薦他看那幾部電影的用意,而是在傲氣膨脹之後,此時冷靜下來一想,忽然發現,似乎在這個合作上,他壓根冇有囂張傲氣的資格。

是啊,他憑什麼?憑他是個加拿小人?還是憑他請來的那位好萊塢女星查理茲?可是無論怎麼說,這件事的根兒——劇本在人家手上攥著呢,拍不拍也是人家一句話的事情而已,就這,他還想著做大呢?

就這樣,第二塊肉下肚,此時,他那比他的野心和傲氣膨脹的更快的肚子裡已經裝下了超過1斤肉,但他卻彷彿依舊很餓似的,迅速的抓起了第三個盤子裡的烤肉就開始往嘴裡塞。

手上和嘴裡的動作絲毫冇有變慢,但是臉上的表情又一次變化,他開始明白張不凡讓他看那些的意思了。

他忽然反應過來,因為他膨脹的太嚴重,以至於忘了很多東西,比如,他的偶像拿過柏林和威尼斯兩大電影節的最佳編劇,在國際上的聲望可一點不小。

再比如,他拍過《唐探2》、《泰囧》等等在外國拍攝的電影,不僅經驗豐富,並且和很多國家都有著不錯的關係。

這樣的張不凡,真的有必要為了找一個願意跟他合作的人,讓出這部電影的主導權嗎?

坐在漢克對麵的他的秘書,就這樣看著自己的領導一邊苦笑著,一邊把第三盤最後一點肉塞進了嘴裡,然後又開始以更快的速度消滅第四盤子,接著他又低頭看了看自己麵前那還剩下三分之二的盤子,最終啥也冇說,習慣了……

想了想,他覺得還是應該儘自己作為商業秘書的一份力,於是開口說道:“boss,我覺得我們應該也晾那幾箇中華人幾天,讓他們明白,這裡是誰的國家,否則的話,在之後的對話中,我們將會失去主動權……”

“好了,閉嘴吧,約翰。”漢克瞥了這個公司給他配的商業秘書,說道:“你的提議或許對彆人有用,但是,他們不同,張不同……”

“可是boss……”約翰還想再說什麼。

“冇有可是,等會兒回去你就給張他們發出邀請,明天會談繼續,另外,做好修改修改提案的準備,具體的等回去我再和你說。”這一次,漢克頭都冇抬,說實話,他非常不喜歡看到對麵那張臉,畢竟公司派給他這樣一個秘書,其目的當然不隻是為他服務這麼簡單,更多的,是為了監視他。

功高蓋主,這句話在國外也一樣適用。

所以,真的是漢克老兄對於自己太過高傲和看不起人有所反省麼?

不,那種對於華裔的高傲依舊在,如果現在和他來交流的還是張墨,那輕視也依舊半點不會變。

所以,總結起來隻是一句話——形勢所迫而已。

對此,張不凡早有認知,所以,對於漢克這位胖老兄,張不凡並冇有因為他粉絲的身份就對他另眼相看,相反,在雙方發生衝突的時候,張不凡隻會使用更加強硬的手段對付對方。

和這些老外交流做生意,彆想著什麼講情麵,同樣總結起來一句話——實力確定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