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6章:神秘強大的冰鳳

是的,隨著修為暴增,無極分身的戰鬥力也是呈現出直線型上升。

擁有強大的實力,他便擁有對抗一切強敵的底氣。

陳麒麟無極分身沉聲道:“爾等,境界退後!”

“是,宮主大人!”一眾玄北宮的門人們聞言,紛紛都是向著後方倒退而去。

陳麒麟無極分身盤膝坐下,閉上雙眼,雙手循著玄妙至極的軌跡,極速的舞動起來,凝化出了一道道掌印,在其頭頂上漂浮著一柄烏黑無鋒重劍。

足足有九九八十一道掌印,兀的融入到烏黑無鋒重劍之中。

嗡——

烏黑無鋒重劍兀的散發出了璀璨的烏黑之芒,宛若化作了一輪烏黑大日,能夠吞噬一切。

隻見那烏黑無鋒重劍體積猛將暴增,激盪出了一道道的劍影來,每一道劍影都足足有百丈之巨,蘊含著恐怖的威能,組成了九朵劍蓮,朝著天穹之上的巨大冰鳳衝殺去。

瞬發即至。

那九朵劍蓮與龐大無比的凶悍冰鳳猛烈地撞擊至一處。

鏗鏗鏗!

轟轟轟!

冰鳳的恐怖啼鳴之音,劇烈的轟鳴之聲不斷響起,令人耳膜震盪,嗡嗡作響。

天穹之中的空間,都微微的震顫,似乎要坍塌掉一般。

如此恐怖的戰鬥威能,使得陳麒麟無極分身的一眾手下們,都感到了震驚。

隻是這戰鬥的餘波,便足夠將他們殺死了。

一眾門人對宮主的強大,有了全新的認知。

轟隆隆!

就在這時,忽的空間猛烈震顫,隻見九朵劍蓮都被那冰鳳給抓碎了,其利爪之威能,端的是恐怖無雙。

不過,其爪子上,也是初選了九道劃痕,有著潔白的血液,從那傷口之中滴落向地麵。

轟轟轟!

那血液滴落到雪地上,頓時,雪地便出現了一個個巨大的窟窿來,好冒著陣陣的白煙。

這一幕,再次令眾人震驚不已。

鏗——!

冰鳳見自己受傷,發出了憤怒至極的啼鳴之音,顯得越發的暴躁起來。

冰鳳猛地張開巨嘴,噴射出了數之不儘的冰霜。

那些冰霜中,蘊含著恐怖的冰之銘文,散發著劇烈的寒氣,幾乎是瞬發即至。

轉眼間,那冰霜就將陳麒麟無極分身給完全凍住了,化作了一個巨大無比的冰塊。

眾多玄北宮門人們嚇得魂飛天下,他們擔心宮主大人會不敵,而身受重創。

可是,接下來發生的事情,卻是超過了他們的意料。

隻見那巨大的冰塊之上,出現了一個個的凸起,緊接著,從那些凸起之中,鑽出了一柄柄的烏黑無鋒重劍來。

滋啦啦!

滋啦啦!

巨大冰塊之上,顯現出了密密麻麻的裂紋。

砰——!

伴隨著一聲恐怖的爆鳴之音,那冰塊卻是轟然炸裂,化為了無數的冰渣。

陳麒麟無極分身從其中走了出來,其眸光睥睨,盯著天穹之上的冰鳳,道:“孽畜,給我死!!!”

話語落下。

陳麒麟無極分身頭頂上的烏黑無鋒重劍,兀的化作了一柄千丈之巨,宛若黑鐵山脈般的巨劍,朝著那巨大無比的冰鳳狠狠的一劈而下。

冰鳳也是抬起了爪子,意圖要將無鋒烏黑重劍給直接抓爆……

遙遠的犬夜叉世界,天道樓,會客廳中。

陳麒麟本體正懶散地坐在真皮沙發上,端正一杯靈茶,悠哉悠哉的喝著,對於外麵發生的事情,卻是不甚在意。

他正在等待著新客人上門來。

忽的,並冷卻不帶絲毫感情之音的係統之音,卻是悠悠的響起了。

【叮!係統溫馨提示:犬夜叉世界的地念兒,來到天道樓會客廳!】

陳麒麟聞聲,放下茶杯,朝著天道樓大門口方向看去。

果然看到了一個長相奇特的生靈,走進了天道樓會客廳。

對方是一隻外形巨大、麵貌奇怪卻給人溫和善良之感的半妖。

這正是地念兒,他靠父親地妖留下的藥草田為生。

在他的頭頂上,漂浮著一塊透明電子光屏,詳細的介紹著對方的資料。

陳麒麟將目光聚焦到其頭上,讀取著那些資訊。

姓名:地念兒;

性彆:男

種族:半妖

喜歡的人:日暮戈薇

性格:心地善良憂傷且膽小

過往經曆:

地念兒是某個村邊居住的半妖,生性溫和,經常受村民欺負,和母親一起種植著父親留下的藥草田。

在奈落之城消失之後。

地念兒為了能幫中了奈落之毒的雲母找到解藥,犬夜叉和日暮戈薇來到了一個據說有種植草藥的人的村莊。

村裡山頭上有個叫地念兒的善良半妖和他的母親,但村民一直以為地念兒是吃人的妖怪而不肯接納他,並三番兩次欺負他。

犬夜叉找出了真正吃村民的妖怪,讓地念兒得到了村民的承認。

地念兒是一個半妖.與犬夜叉一樣。

半妖,就是妖怪和人類所生的孩子.

地念兒的父親是個英俊善良的地妖,幫助了因扭了腳而困在深山的地念兒的母親。

於是兩人相愛了,從而誕生了地念兒。

地念兒和母親生活在遠離村子的一片田地,田地是父親留下來的,是一片功效很好的藥草田。

半妖地念兒體形巨大,麵貌奇怪,性格卻懦弱膽小溫和善良,半妖是矛盾而孤單的。

妖怪和人類都看不起半妖.村民總是欺負老實的地念兒。

地念兒總是靠年邁的母親保護,日子就這麼過著,直到...

有一隻母八角妖怪出現了,她經常跑到村子裡吃殺村民。

村民都認為是半妖地念兒的所為,於是村裡的男人準備好武器,打算去殺掉地念兒...

可憐的地念兒還在藥田裡勞作,村民們用石頭扔地念兒,用弓箭射他,他顫抖的蜷縮在一邊,無助的哭喊著。

年邁的母親拿著掃把衝出來保護地念兒,這樣頻繁的戲碼讓這個可憐的母親憤怒而無奈。

就在場麵無法控製的時候,一個人類的女孩兒出現了,她就是戈薇。

她不相信善良的地念兒,會殺害村民,竭儘全力製止了村民的行為,並保證給她們時間找到真正的凶手.

第二天,戈薇跟地念兒還有地念兒的母親一起在藥田裡拔草,和他聊天,地念兒感動極了。

除了母親,從來冇有人會正常的和他這樣說話,不會當他是異類,不會看不起他,不會傷害他,半妖地念兒有朋友了。

這是個漂亮善良的人類的女孩兒...

到了晚上,村民們經過商量還是打算殺掉半妖地念兒,以除後患,於是帶著火把和武器來到了地念兒的家。

而八角妖怪也帶著剛剛孵化出來的小八角妖,出來覓食。

村民把火把扔到了地念兒的茅草屋,地念兒害怕的蜷在屋角顫抖,他不明白村民為什麼還要傷害他?

無奈的顫抖,無奈的恐懼!

地念兒的母親衝出去了,戈薇拉著地念兒逃出著火的草屋。

衝出去後,發現八角妖怪已經吃掉和咬傷了很多村民,最大的那隻八角妖怪衝向了戈薇。

就在最關鍵的時刻,半妖地念兒用手擋住了妖怪的血盆大口。

地念兒大口喘息著,他還是害怕,可是心裡卻隻有一個念頭,就是要保護這個女孩。

因為,她是他唯一的朋友。

村民們驚呆了,地念兒的母親驚呆了,這是那個懦弱的地念兒嗎?

他竟然可以用一隻手打穿妖怪的喉嚨...

誤會解除了,半妖地念兒有強大的力量,卻依舊溫和善良。

村民終於可是接受地念兒。

村民終於可以和地念兒和平相處,善良的半妖地念兒滿足而快樂。

他也總算是開始過正常而幸福的生活了...

來天道樓的目的:……

陳麒麟檢視完對方的資料後,對這叫做地念兒的半妖,還是頗有好感的。

他微笑道:“地念兒,歡迎你來到天道樓!”

體型巨大,看起來又有些呆呆愣愣的地念兒聞言,不禁微微一愣。

他瞪著眼睛,好奇的循著聲音出來的方向看來,很快,他便看到了坐在真皮沙發上,容顏俊美無雙的白衣青年。

地念兒詢問道:“您就是天道樓的主人嗎?”

陳麒麟點點頭道:“對,我就是天道樓的主人,你可以稱呼我為先生,或者天道樓先生!”

“先生,您怎麼會認識我?”地念兒壯著膽子,繼續詢問道。

陳麒麟微微一笑,道:“我天道樓可以知曉過去未來,知曉一切,所以知道你的名字,認識你應該不算難事!”

而後,他又衝著地念兒招招手,道:“過來坐吧!”

“嗯!”地念兒點點頭,走到了陳麒麟旁邊的真皮沙發處坐下,感覺格外的舒服,不過,他的樣子顯得有些拘謹。

陳麒麟看了地念兒一眼,微笑道:“徒兒,給客人上一杯靈茶!”

“是,師尊!”從後院方向傳來一道動聽宛若天籟般的聲音。

很快,一襲白色衣裙、飄飄若仙的小龍女,端著一杯靈茶來到了會客廳。

地念兒看著美麗的小龍女,也是微微一呆。

小龍女將靈茶送到了對方的麵前,地念兒趕忙道了一句謝謝,方纔接過靈茶。

他嗅著沁人心脾的茶香,喝了一小口。

地念兒不禁被這靈茶的美妙滋味,所深深的吸引,同時,他還感知到,有著一縷縷能量在心底升起,增強著自己的力量。

他被震驚到了。

陳麒麟看著地念兒這幅模樣,微微一笑道:“地念兒,這靈茶對你隻有好處,冇有壞處,你放心大膽的喝吧!”

“謝……謝謝先生!”地念兒聲音顫抖著道。

他是太過激動了。

冇有想到,這根自己纔是第一次見麵的天道樓先生,居然會對自己這般好。

地念兒端起靈茶,便是繼續的喝起來。

陳麒麟也冇有催促對方,隻是坐在一邊靜靜地等待著。

好一會後。

地念兒終於是將整杯靈茶都全部喝下了,整個人非常的滿足、愉悅。

陳麒麟見狀,微笑道:“地念兒,說說吧,你來天道樓,所謂何事?”

地念兒回過神來,站立起身,有些木訥的向著陳麒麟行禮,道:“我聽朋友說起,先生您無所不知無所不曉,能夠幫助他人一切。所以,我今天來到天道樓,想請先生幫助我。”

陳麒麟點點頭道:“可以,但是,你也應該知道,我天道樓幫助他人,需要抽取一定量的血液作為報酬!”

“先生,這件事我知道的!”地念兒點點頭道。

陳麒麟微笑道:“那你說吧,需要我幫助你什麼?”

地念兒道:“先生,我想變得更加勇敢,變得更加強大,能夠更好的保護我在乎的人兒!”

陳麒麟看著對方滿臉認真的模樣,微微頷首,道:“可以!”

地念兒很識趣的捲起衣袖,露出了粗壯的手臂來。

陳麒麟見狀也是冇有客氣,意念一動。

嗡——

有著一個漩渦浮現而出,徐徐旋轉著,散發著陣陣的光華,與空間之力,亦有著一抹光華化作了一枚光針。

噗嗤!

光針兀的紮入了地念兒粗壯的手臂之中,開始不斷地抽取著對方的血液。

當他抽取了2000毫升血液後,方纔停止下來。

陳麒麟將這些血液全部都兌換成了天道點,地念兒的血液還是蠻值錢的,陳麒麟獲得了一筆天道點。

而後,陳麒麟看著滿臉嚴肅、認真之色的地念兒,道:“你看好了!”

地念兒精神一凜,將所有注意力都集中起來。

陳麒麟話語落下,一揮衣袖,有著一片光霞飛馳而出,兀的化作了一片光幕,裡麵的畫麵不斷的變動著。

地念兒緊緊盯著投影光幕,深怕錯過了其中任何的一陣畫麵。

好一會後,投影方纔結束。

地念兒站立在原地,一動不動,呆若木雞。

天道樓先生給他看的這些內容,實在是太過震撼人心了。

對於地念兒來說,宛若是醍醐灌頂,讓他對勇敢,對變強大有了全新的認識……

陳麒麟也冇有打擾對方,隻是靜靜地坐在一旁等待著。

好一會之後。

地念兒方纔回過神來,他向著陳麒麟跪拜而下,不斷地叩首,激動無比道:“多謝先生,指點我,讓我對勇敢有了全新的理解!”

陳麒麟微笑道:“不必客氣,你起來吧!”

地念兒這才站立起身,他道:“先生,如果冇有其他的事情,我先告辭了!”

陳麒麟點點頭道:“好,你去吧,記得多多幫我天道樓做宣傳!”

“一定!”地念兒道。

說完,他轉身離開了天道樓。

陳麒麟看著對方的背影,目光中流露出來若有所思之色。

7017k